当前位置: 首页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池鱼殃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池鱼殃

        离开楚王府主院后,凤凰儿和康莺又回到了之前那座客院。

        凤凰儿并没有坐下,而是端着茶盏倚在窗边,颇有兴致地看着那一点点消失的夕阳。

        康莺观察了她好半天才艰难开口道:“司徒六姑娘不怪我么?”

        凤凰儿低头抚了抚杯盖,噗哧笑道:“我怪你做甚?”

        康莺道:“如果不是我多嘴,您此时恐怕已经踏上归程了。”

        “的确,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凤凰儿抬眼看着她:“可你既不是我的表妹,更不是我的暗卫,行事为何要顾及我的想法,我的利益?

        康莺姑娘,你和楚王妃是一家人,你们的荣辱永远系在一起,为她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六姑娘……”康莺有些焦急道:“其实我们王妃真是个好人……”

        “我知道啊,王妃要不是个好人,如何能教养出离亭世子这般出众的儿子。”

        “姑娘……”康莺四下里看了看,见屋里屋外都没有人,她朝凤凰儿那边走了几步,凑到她耳畔道:“太后娘娘已经知晓了您的行踪,您还是赶紧离开吧。”

        大燕的太后?

        凤凰儿啜了一口茶才道:“我和大燕太后毫无瓜葛,即便她知晓了我的行踪又能如何?”

        康莺面露焦急之色:“太后娘娘虽然不认识姑娘,可她……她同楚王一直都有些矛盾,总之她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对付楚王府的机会的。”

        至于她的姑母楚王妃,她已经不想去提了。

        这么多年连世子爷劝说都无果,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凤凰儿笑道:“听你话里的意思,我这算是遭受池鱼之殃了。”

        康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姑娘,时辰不早了,我让人给您送些饭菜。”

        “不用了,我去看一看阿福,同他一起随便用一点就行了。”

        说罢凤凰儿放下茶盏,也不招呼康莺,自己一个人走出了屋子。

        赵重熙此时正在西厢房那边准备用饭,见凤凰儿来了忙站起身迎了过去。

        他见凤凰儿换了一身精美奢华的女装,笑道:“看来楚王妃对你还挺不错的。”

        凤凰儿偏头看了看桌上丰盛的饭菜,笑道:“对你也很不错啊,这么多的饭菜你一个人也吃不完,索性分我一半?”

        赵重熙一愣。

        司徒箜要和自己一起用饭?

        凤凰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一趟远行,咱俩在一起用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难道你还不好意思?”

        赵重熙笑了笑:“我不是怕你不好意思么,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府邸。”

        凤凰儿扯着他的衣袖走到桌旁,压低声音道:“你当我真想吃饭呢,我是有件事儿想要问你。”

        “等等。”赵重熙站起身把门窗全都打开,这才重新走回她身边道:“现在可以问了。”

        见他这般精细,凤凰儿满意地笑道:“你对大燕卓太后的情况很熟悉么?”

        赵重熙拧着眉道:“你怎会想起问她?”

        凤凰儿把方才康莺话里的意思说了一遍。

        “……我之前光注意慕容离亭,这位卓太后的事情是一点也不清楚,所以只能问你了。”

        赵重熙抚着下巴,好半天才道:“据传卓太后同楚王慕容绯是有些不合,只是她想要在你身上做文章……”

        凤凰儿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想怎么做不是我们可以左右得了的。

        你还是先把你知晓的关于她的事情同我说一说。不敢说知己知彼,起码也做到心中有数。”

        赵重熙道:“大燕的这位卓太后,说起来也是极富传奇色彩的。

        五十多年前,昭惠太子扶持端康帝登上了皇位。

        端康帝无甚作为,但寿数还算不错,在位近四十年,甚至远远超过了那暴君宝应帝。

        他一生风流好色,后宫妃嫔的数量也超过了宝应帝。

        唯有一点他差得太远,那就是子嗣。

        他膝下一共三位皇子两位公主,那三位皇子身体还都不怎么健朗。

        大皇子,就是后来的延平帝,因为生母早逝一直不得宠,从来都不被人看好。

        他性情温和儒雅,知晓自己争不过其他两位皇弟,索性也就不去争抢。

        封王后他便带着妻妾子女在府中安然度日,做了一名富贵闲人。

        余下的二皇子和三皇子争斗了几十年,最终却落得两败俱伤,全都被端康帝贬谪到了蕃地。”

        凤凰儿打趣道:“这么说延平帝的皇位就像他父皇一样,也是从天上掉下来砸头上的?”

        赵重熙忍俊不禁:“这个说法非常贴切。

        可惜延平帝没有端康帝那么好的运气,登上皇位不足半年就驾崩了。

        延平帝虽然身子骨不行,膝下皇子却足有六个,年纪还都相差不多。

        六位皇子都是庶出,皇后又是个懦弱没主意的,燕国因此险些再一次大乱。

        最后还是这位卓太后站出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拉拢了不少的朝臣,硬是把如今这位昏庸无能的安肃帝扶持上位。”

        凤凰儿嘴角微勾:“既然这位卓太后如此能耐,想来延平帝原本的皇后早已经被她架空了。”

        赵重熙道:“岂止是架空,自从安肃帝登基,那位真正的太后便搬离了大燕皇宫,据说是去行宫休养了,十几年来却是音讯全无,就跟从来没有过那样一位皇太后一样。”

        凤凰儿道:“那这位卓太后又是什么来历?”

        “据说是延平帝从前的侍妾,出身很是普通,从前在大皇子府的时候非常不显眼。

        既不受宠,膝下也无子嗣,甚至大皇子府中的好些下人都不识得她。”

        凤凰儿只觉得自己一脑袋的浆糊。

        就卓太后这样的女子也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倒不是说她不具备这样的头脑,而是单凭头脑根本不可能做得到扶持皇子上位。

        人脉、银钱、势力……

        她能有什么?

        大燕皇室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就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人都能搞出这么大的事情!

        赵重熙又道:“你是不相信卓太后有这么大本事吧?

        其实我也不信。

        扶持皇子上位岂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