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民养鲲进化 > 【154】开始安排

【154】开始安排

        “七哥,实在是对不住啊。”

        啪!

        “小瘪三!!!”

        “七哥,对不起。”

        啪!

        “小瘪三!!!”

        “七哥,我……唉。”

        啪!

        “小瘪三!!!”

        ……

        大约挨了二十多掌后,吴七蚣的右脸直接肿的凸起一块,看起来就像是长了一个红包一般,格外奇特。

        给吴七蚣送去巴掌的这些人全都是三爷的手下,所以他们表面上看起来一副很内疚很不忍心的表情,但其实下起手来比谁都狠,坏的不行。

        吴七蚣也是心里有苦说不出,只能够狠狠的朝对方瞪上一眼,算是将这一巴掌给记下了,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只要吴七蚣和三爷都还活着,他们迟早就有为了争夺帮主之位而火拼死斗的那天,到那时二人当中必定只能够存活下来一个人,所以被不被吴七蚣记仇对于三爷的手下来说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毕竟不管这二人最后哪一方战败,输掉的一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连带着跟随的手下也一样,所以这些三爷的手下跟三爷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三爷活着他们就能活着,三爷一死他们也躲不到哪去,这样一样倒是谁都不怕被吴七蚣给记恨上。

        更重要的是,平日里想要得到一个可以打吴七蚣耳光的机会可渺茫着呢,所以此时大家都是狠了劲的在对他使出自己浑身最大的力气,以过过瘾。

        夏程的指示还有一个很奇特的地方,那就是让这些人都用力去辱骂吴七蚣,与在打巴掌上可以偷工减料不同,夏程对于骂出小瘪三这三个字的考核可是非常严格的,你表情不对,音量不对,语气不对,就必须都得重来一次,当真是到最后每个人为了一遍过都喊得脸红脖子粗,连唾沫星子都溅出不少。

        当然了,还有一些人为了能多骂几句,愣是连续七八次都不按合格标准来喊,最后还是夏程看着无趣强行让这些家伙合格,对此他们还一脸非常的不情愿。

        很快就轮到了三爷,作为吴七蚣一直以来的死对头,三爷对于夏程给他的这个任务自然是感到特别来劲,只见他撸起袖口、磨起手,一副蓄势待发的架势。

        “三,三爷,大家相识一场,差不多就得了。”对于差不多已经接近麻木失去知觉的右脸,吴七蚣不免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

        “嘿嘿,老七啊,我可是被人用炮指着脑壳呢,放不了水。”三爷开心的笑的连眼睛都看不到了,一口黄金牙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吴七蚣甚至可以在上面看到自己的脸部倒影。

        “三,三爷,我们虽然是争帮主之位的对手,但现在是一个外人在欺负我们自己人,你得抛弃以往的成见跟我同舟共济啊。”吴七蚣不死心的说道。

        但哪知就在这时。

        “小瘪三~~~~~~~~~!!!!!!!!!!”三爷异常大声的对着吴七蚣脸部大喊一声,那唾沫星子喷的就跟花洒一样,全部一滴不落的溅射到了吴七蚣脸上,夏程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听过一个人能够发出这么长的尾音,别人骂小瘪三所需时间顶多一两秒,但三爷却是足足拉长到了21秒之久,并且这声音又长又响,还有点男高音的感觉。

        “人才。”夏程不禁在心里想道。

        啪!!!

        当声音戛然而止的那刻,三爷动手了。

        这一掌干脆利落,这一掌快如惊雷,这一掌效果拔群。

        与所有人的巴掌落点都不一样,三爷是往吴七蚣鼻子上抽的,可想而知几乎是瞬间两行鼻血就从吴七蚣的鼻孔里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够狠啊。”夏程忍不住心里想道。

        “陈三!”当吴七蚣反应过来,他瞬间就一手抓住三爷的领口,然后很愤怒的就要一拳朝着他脸部打了过去,但就在这个时候,夏程选择出声阻止了。

        “可以了,既然你们都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那就赶紧滚吧。”夏程说道。

        “什么?这就完了?!你怎么不惩罚他?”吴七蚣一脸懵逼的看着夏程,明明都是一起来宰这头肥羊的,为什么最后倒霉的却只有自己。

        “你们难道不是一伙的吗?法不责众的道理你应该知道吧,一群人犯错只需要挑一个人受惩罚就可以了,没必要把所有人都给惩罚一遍,那样太浪费时间了。”夏程说道。

        “我甘拟酿,合着就我成了那个倒霉蛋?”吴七蚣一脸气愤,但碍于已经肿的很厉害的脸,别人此刻并无法从他脸上感觉到太多的气愤,反而还觉得他很平静。

        “滚吧,下次找肥羊记得先把眼睛放亮。”夏程爬上蝠妹的后背,便打算离开此地。

        目前小钢炮已经进化成了3阶鲲种,庇护所却是再容纳不下它了,就它现在这个体形,只能够在庇护所外待着,不然随便在街道上走一遭都会破坏掉很多道路设施。

        看着夏程离去的背影,三爷知道此地自己也不好再待了,没了夏程的存在,保不准吴七蚣这个家伙忍不住自己刚才所受到的耻辱,直接就选择当场与他开战,那三爷可就亏大了,毕竟这次为了来抢三爷的肥羊,吴七蚣带来了不少鲲种和人手,数量都比三爷这边的要多,如果真一打起来,三爷这边绝对是吃亏的。

        看着夏程和三爷一群人都相继离去,吴七蚣捂着自己的脸庞,表情格外复杂。

        “七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有人走过来问道。

        “陈三这个狗东西,今天这一掌我一定要让他日后用命来偿还。”吴七蚣咬着牙狠声说道。

        “七哥,那个家伙要不要派人去调查一下?”又有人问道。

        “3阶鲲种,你把他情况调查过来我能怎样?打得过他吗?以后不许再去惹他,拥有3阶鲲种的饲主已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除非哪一天我也能够得到一只3阶鲲种,否则今日这个耻辱,我只能忍。”吴七蚣眼神恶毒的看着夏程的背影,想了想后突然间说道:“你们去找阮搬山少爷,就说我愿意与他结盟,只要他能够帮我解决掉陈三这个狗东西,让我当上蝎子帮的帮主。”

        “是。”

        就在吴七蚣下达这个命令的同时,刚刚走进小巷里的三爷也是对走在自己身旁的瞎子说道:“你去找阮卸岭少爷,就说我愿意跟随他,但前提是他要帮我坐上蝎子帮帮主的位置。”

        “三爷,现在阮震天那几个儿子争黑蛇庇护所的管理继承权争得非常凶,你如果这样做就相当于是趟进了这潭浑水当中,说实话我觉得不太合适。”

        “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不是浑水,这个蝎子帮就是一潭浑水,相信吴七蚣那个家伙也得到了阮家某个儿子的招安,如果那边有人来帮助他,我必定会输掉这场对帮主之位的争夺,到时候死得下场要有多惨就有多惨,瞎子,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未来,我手下还有这么多的小弟呢,我不能败给吴七蚣那个家伙。”

        “可是如果阮卸岭帮助你当上蝎子帮的帮主,那以后你就得反过来帮他夺得黑蛇庇护所的管理继承权了,那时的形式绝对比现在更危险。”瞎子劝道。

        “现在的安全最重要,如果现在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以后。”三爷很坚决的说道:“去吧,我意已决。”

        “是。”

        ……

        是人的地方就有纷争,这话一点都不假,陈三和吴七蚣为了一个小帮派的帮主之位在争,阮震天的几个儿子为了管理继承权在争,谁争赢了就会成为未来黑蛇庇护所的所督,具有着最大的权利。

        然而对于狩猎型饲主来说,这些都是虚幻的,没有意义的。

        因为当你拥有到足够的实力,谁都争不过你,当你拥有到足够的力量时,一座庇护所的管理权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只要你够有钱,轻轻松松就可以再建他个十座百座庇护所,要什么权都有。

        所以对于夏程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培养鲲种,增强自己的实力。

        只要自己的实力有了,想要做什么都行,像庇护所管理权这种东西反倒是成为了没什么意义的东西。

        毕竟对于高阶饲主来说,他们都是四海为家的,庇护所之类的人类根据地只是让他们稍微歇歇脚,补给一下生活日常必需品的补给站而已,高阶饲主们的终极目标永远是苍穹顶上的那一片浩瀚星空和无垠宇宙。

        带着小钢炮走出黑蛇庇护所的过程当中,它的那个体型自然是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对于庇护所来说,3阶鲲种也是很少见的存在了,而夏程这么年纪轻轻就可以拥有到一只3阶鲲种,这不禁让大家都开始在心里暗暗遐想起来。

        在人类根据地里一直都流传着这么一个笑话。

        一位年轻人对着自己的伙伴吹牛道:“看,这是我新得到的一只3阶鲲种,以后我就是3阶鲲种了,牛逼吧。”

        伙伴问:“牛,你怎么做到的?我记得你应该是没有培养出一只3阶鲲种的资金啊,难道你去虚拟鲲斗当中下注一夜暴富了?”

        那人笑着摇头回答道:“不不不,这是我女朋友在她80大寿时花大价钱买来送给我的,因为我的19岁生日与她是同一天。”

        所以对于很多年纪轻轻就能够拥有到一只3阶鲲种的年轻人,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么他家里有矿,要么就是他对象家里有矿,这才能够强行用钱堆出一只3阶鲲种来。

        对于众人的目光,夏程倒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主要是因为他并没有听说过那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