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贵族纹章 > 172 凯尔的忧郁

172 凯尔的忧郁

        魔族居然在这里监视着他们,难道是想阻止他们去击杀即将复活的魔神?

        很多念头在梁立冬的脑海里转过,但因为线索太少,而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太过于奇怪,无论是布鲁克背后的人,还是艾玛的灵魂世界异状,仿佛都透着一般针对他们,朦胧的恶意,所以他也没有准确的判断点,可以确认到底他们四人身处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但无论如何,梁立冬都不想按着对方的步骤走,大不了掀棋盘,这事他在游戏中做得多了,现在做起来,也很顺手。

        那个死在后院中的尸体很快就被庄园里的卫兵抬到庄园前面来。

        这具尸体散发着魔界生物才有的恶臭,一般来说,魔界生物都是这个味,除了魅魔和影魔外,其它魔界生物普遍难闻得很。

        众卫兵离得远远的,梁立冬捂着鼻子上前,看了会,然后摇头:这只是普通的魔界生物,小恶魔。虽然潜力很不错,但在没有蜕变之前,实力一般般,一般的职业者随手可以打翻四五个,但如果他们蜕变了,实力就会大增。

        小恶魔拥有一定的潜行能力,很适合作为斥候,而且数量众多,死了也不会可惜。

        不过能将小恶魔召唤到人类世界来,它的主人极有可能是恶魔术士,当然也有可能天启了小型的魔法位面传送门,可以允许弱小的魔界生物通过。

        看了一会后,梁立冬让守兵们把这东西抬头,烧掉。而后他继续在自己的房间中为凯尔的盔甲附魔。

        大约在傍晚的时候,梁立冬接到系统提示,凯尔已经完成了拯救小男孩母亲的任务,没过多久。他们四人便回到庄园中。

        艾玛见到梁立冬,微微一笑,约书亚表情正常。但凯尔的脸色则有些奇怪,爱丽丝站在他的旁边。似乎有些担心。

        “任务完成了,为什么还苦着一张脸?”梁立冬问道。

        艾玛不太愿意参与凯尔的事情,似乎是有避嫌的意思,爱丽丝也摇摇头,她不明白为什么凯尔会突然变成这样子。约书亚倒是有点猜到是什么原因,不过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多嘴。

        这样子,其它三人便散了,留下凯尔和梁立冬两人。

        过了好一会。凯尔终于说话了:“刚才我们去救人,那家贵族很客气的招待了我们,然后我们按老师你的意思和他们套近乎,然后果然在他们的女奴监禁室中找取了小男孩的母亲。”

        梁立冬有些不解:“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会觉得不高兴。”

        “起先我以为那个母亲是被他们无缘无故抓走的。”凯尔一脸的郁闷:“但见到她后,我才发现,那个母亲很瘦,长像一般,就像老师你说的那样,贵族们不可能垂涎她的美色。”

        梁立冬点头:“这很正常,贫民中想出现美女是很困难的事情。从小天天劳作,吃不饱,穿不暖。再天生丽质也得变成手脚粗大,满脸太阳斑的女汉子。”

        “她被当成了女奴,我们用一枚银币就赎回了她。”凯尔很不解地说道:“事后我们问她,为什么会被抓到这里当女奴,你知道她怎么回答吗?”

        “多半是不想再受穷,再受累之类的话吧,她不想再养孩子对不对?”

        凯尔猛地抬起头:“老师你怎么知道?”

        梁立冬呵呵一笑,有些怀念的说道:“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也曾经历过数年的佣兵生涯。也曾接受和完成过很多任务。类似的事情其实我遇过,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表面的那样。”

        凯尔垂着头,很受打击:“我们赎回她后。想带她回到贫民窟,结果她不愿意,她说给自己儿子留有钱,说儿子可以自立生活了已经仁至义尽,她不想再受儿子的拖累。所以她就故意去偷钱,这样子逾期不还的话,就可以成为女奴。天天有吃的,有睡的地方。”

        梁立冬沉默了一会,他知道凯尔为什么会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了。

        凯尔懵懂幼年时就失去了母亲和父亲,在他的心里,母亲或者父亲应该是很神圣的词语,就像爷爷一样,都是至亲之人。至亲是不可能抛弃自己亲人的,但他现在看到一个想抛弃年幼儿子的母亲,母亲这个神圣的词语在他的心里有了污痕,受到打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们最后怎么让那个女人回到她孩子身边的。”

        庄园外边很安静,虫子喳喳叫着,给逐渐昏暗的夜空带来几分苍凉。

        凯尔叹了口气:“是约书亚想出的法子,他给了女人十枚银币,让她暂时回到了自己儿子的身边。”

        “但你担心那个母亲最后还是会走,而那个年幼的孩子如果没有大人的保护和哺育,多半活不久,所以你现在很担心那个孩子对不对?”

        凯尔点点头。

        梁立冬又问道:“那为什么艾玛,还有爱丽丝她们两人都不担心呢?”

        凯尔一愣,然后他突然想到,这两个少女按理说都是比较善良的人,为什么她们确实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模样?这和她们的性格不符!

        梁立冬拍了拍凯尔的肩膀:“因为她们是女人,直觉告诉她们,那个母亲不会再抛弃自己的孩子了。”

        “为什么?”凯尔皱眉。

        “因为那个女人是母亲。”梁立冬解释道:“她之所以抛弃儿子,是不想看着儿子饿死在自己面前。你说那个小男孩有六枚铜币,那想必是女人把自己卖掉,给儿子留下来的最后财产。”

        “既然她不愿意儿子死掉,那为什么我们把她赎回来后,她又不愿意回到儿子身边?”

        “六枚铜币,可以买的粮食不多。如果只是一个孩子吃,可以吃挺长一段时间,但如果再加上一个成年人呢?”

        凯尔的全身一抖,而后他深深地吐了口气:“原来如此……约书亚给了她十银币后,她愿意回去,是因为她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是吧,十枚银币,确实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足够他们在城外买下一块田地,再起一间小砖房子。”

        “原来所有人中最笨的是我,连约书亚都能看明白的事情,偏偏我却没有弄明白。”

        “不,你弄错了。能看明白这事的人,可能只有艾玛。”梁立冬笑道:“约书亚给钱,纯粹是因为他想帮你们完成任务,爱丽丝不担心,是因为她是精灵,直觉惊人,知道那个母亲不会走。也只有艾玛,她在预言术幻境中很过很多人的一生,对于人性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大概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人性其实是很复杂的。”

        凯尔在听到那个女人不会离开儿子后,他的神情终于轻松了许多,梁立冬拍拍他的肩膀,又上房间去附魔装备了。

        梁立冬很清楚,凯尔是个很善良的少年,他有着勇者应该有的一切优良品质,但唯独在人性上的认识,有着很严重的缺陷,这可能是老里德村长对着他保护太过的关系。

        这样性格的人,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所以那个不知底细的势力,才会想着利用艾玛当媒介,间接操纵凯尔的行为。

        入夜,夜风微凉。

        凯尔坐在窗前,时不进发出叹息。他一直梦想着成为佣兵,四处闯荡,但这段时间来,他却发现,冒险的日子并不像他想像中的美好。

        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比他想像中的更严重得多,一点也不像骑士小说中说的那么直白,和充满战斗的浪漫。

        他在知道自己真的拥有勇者血脉时,是很开心的,特别是艾玛告诉他,有一个魔神在等着他去击杀,这是命运的时候,他表面上很震惊,但其实内心中充满了狂喜和骄傲。

        他期望着像祖先凯特一样成为人人传颂的传奇勇者。

        但事实很残酷,无所不能的老师发现了所谓的‘命运’只是一个被操纵的剧本,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强大势力,只是把他这个勇者后裔当作是木偶一般的戏耍,想要利用他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虽然勇者的事和他想像中有些不同,但凯尔当时依然没有气馁,他觉得自己不能干大事,但守护一些普通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今天拯救小男孩母亲的任务,他可是信心满满地准备大闹一场,把那个母亲救回来,并且惩罚那个不讲理,卑鄙的贵族。

        但他没有想到,那个贵族并不邪恶,那个母亲也并不是真的想抛弃儿子。而他,什么都没有看明白,只懂得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之中。

        要不是老师耐心解释,他现在还在误会着那个母亲。

        如果愚笨的自己,真的是勇者的后裔吗?真的有资格成为勇者吗?

        凯尔突然对自己没有了信心。他此时想起了前段时间,艾玛向他们透露命运预言的事情。

        她说他不是个好丈夫,只会沉浸在悔恨之中。当时他内心中有一丝的不服气,缅怀故人难道也是错的吗?但现在想来,自己可能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男人。

        这样郁闷的心情继续下去,凯尔感觉到自己或许真的会忍不住发疯,他必须得找一个人倾诉,带着这样的念头,他敲响了爱丽丝卧室的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