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 第33章 天堂还是地狱

第33章 天堂还是地狱

        放好车的苏小雅看见段飞站在酒吧门口的神色十分古怪,一把抱住了段飞的胳膊,娇笑道:“段哥哥,你怎么了,不会没来过这种地方吧?你放心,今天小妹我请客,你想吃什么喝什么我都包了,不用怕花钱,姑奶奶有的是钱。”自认为段飞只是一个小保安的苏小雅直觉以为段飞这种下层人根本没有进过高档的酒吧,顿时摆出一副富婆的嚣张姿态。

        苏小雅的话让段飞哭笑不得,伸手在苏小雅的鼻子上按了一下,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到了这里,他也收起了曾经的那些回忆。

        “嘻嘻——”苏小雅对段飞的动作一点都不生气,笑嘻嘻的晃着小脑袋躲开段飞的手指,拉着段飞一阵风的冲进酒吧,说不出的兴奋。

        靠近酒吧门口的吧台后,一个俊逸邪美的长发小青年正在一边调酒一边和围在身边的几个性感美女说说笑笑,忽然间眼角余光一扫看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苏小雅和段飞,眼中不由自主的一愣,手中行云流水的动作戛然而止,险些将酒杯掉在地上,不过很快他就再次恢复了邪美的笑容,将目光从两人身上转移,只不过在眼角的余光看到一身性感如同一个小妖精的苏小雅时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意,整个人显得更加邪魅而妖冶。

        天堂酒吧不同于别的酒吧,这个酒吧的客人大多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因为男人在这里的消费贵的让人咂舌,而女人却几乎是免费的,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个酒吧里的客人不但丝毫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如今尚还不是酒吧的高峰时期,天堂酒吧便已经人来人往。

        “小雅,这边。”两人刚一走进酒吧,酒吧里一处靠近里面的位置便传来打招呼的声音。

        段飞随意看去,苏小雅先前果然没有欺骗他,显然是早已约定好了的,在酒吧的角落里有三张高脚桌,周围坐着十来个小青年,其中几人段飞看着眼熟,仔细一想却才想起正是曾经在九道盘赛车时候见到过的苏小雅的几个同学,那个曾经和她对立的朱蕾也在其中。

        相比较苏小雅的暴露妖艳,这个朱蕾的打扮更加让人欲火焚身,竟然是一身红色的比基尼,脚上蹬着的也是一双红色的细高跟,脸上画着迷幻的浓妆,打着紫色的眼影,如同一个在午夜中的食人女妖,已经发育完整的胸部几乎全部裸露在外,呼之欲出,让人沉陷。此时听见同伴的呼喊,朱蕾也抬头看了一眼苏小雅,眼底有一丝冷笑和怨恨闪出,不过却并未太过表现出来。

        天堂酒吧的设计别出心裁,几乎全部都是高脚桌和高脚凳,围了一圈,中间是一个可以尽情狂欢的舞池,舞池中央是一个一米高的小舞台,上面可以进行表演以及唱歌,这样既方便了客人的纵情奔放,也方便客人欣赏舞池中的靓丽风景,甚至还可以登上小舞台狂秀一把歌喉以及舞姿。

        现在并不是午夜狂欢时刻,舞池除了只有偶尔几人轻轻的随着音乐扭摆着身体,并没有多少人。

        苏小雅拉着段飞直接穿过舞池来到里面的角落,很强势的霸占了一张高脚桌,眼睛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朱蕾:“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连我们朱妖精也来了。”

        “我们学校女王的生日,我怎么能不来祝贺一翻呢?”朱蕾一脸灿烂的笑容,眼底闪过一丝怨毒,可惜却并未逃过段飞的眼睛。心里不由的叹口气,眼前十几个人明显都是和苏小雅一个学校的同学或玩伴,除了苏小雅外还有两个身材妖娆的女孩,穿着打扮一个比一个另类妖冶,而那几个男生也不怎么样,其中一个竟然鼻子上挂着一枚鼻环。这都是什么学生啊?段飞心里呻吟一声。相比较打扮的跟个暗夜女妖似的朱蕾以及另外两个女孩,苏小雅的打扮就算的上中规中矩了。

        段飞暗中观察,虽然十几个学生,却明显分成了两派,其中一派就是以苏小雅为中心,另外一伙则是以那个朱蕾为中心,两帮人壁垒分明,分别占据了两张高脚桌,虽然也有说笑,可是却明显不同。

        “段哥哥,你想吃点什么,今天小妹请客。”苏小雅豪爽的抓过如同菜单的卡片仍在段飞面前,在她心目中段飞只是个小保安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这么高级的酒吧会所,今天是自己特殊的日子,恰好遇上段飞让她很开心,她要让这个段哥哥的也开心起来。

        “算了,随便喝点什么就好了。”段飞将卡片一推,随口说道,这里是酒吧,不是餐厅,根本不是吃饭的地方,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喝点小酒放松一下。

        苏小雅一把抓过卡片,嘴里说道:“那怎么可以。”说着也不等段飞反应,直接叫住穿插而过的服务生,雪白的手指点着卡片上的项目,小嘴叭叭的说个不停,让段飞一阵目瞪口呆,不一会竟然足足点了不下二十样小吃和不下七八种的酒水。

        打发走了侍应生,苏小雅满意的趴在高脚桌上,一脸媚笑的看着段飞:“段哥哥你不要担心,我今天带够了钱,绝对不会把你压在这里的。”说完自顾自的吃吃笑了起来。

        不一会,两名侍应生将苏小雅点的东西全部送了上来,小吃碟子足足摆满了高脚桌,其中各色酒水正好有八种,这一夸张的景象吸引了无数客人的目光,纷纷不由自主的看向这里。在天堂酒吧这种高级会所大摆筵席这种事情还是头一回见到。

        不远处的朱蕾等人也都向着这边看来,尤其是朱蕾的目光中,先前只是有些发愣,可是很快眼中就充满了鄙夷,原本看见段飞的时候她的心里充满了惊恐,这个男人和别的男人不同,上次竟然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直接摔了自己两巴掌,自己的爸妈从小到大都没这么打过自己,她心里对段飞恨到了极点,也怕到了极点。可是此时,那一丝恐惧完全被鄙夷所取代。在她眼中,此时的段飞就像是一个走进城的农民,滑稽而可笑。可怜那个平时自以为是的苏小雅偏偏对十分好感。

        看着面前桌子上满满当当的食物,段飞一阵哭笑不得的看着苏小雅,感情这苏小雅真把自己当成第一次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了。奶奶的,这个败家的小妖精,这一堆东西放在别的地方也许不是很值钱,可是在这天堂酒吧估计至少也要上万了吧?

        “段哥哥,你先尝尝这几种酒水,试试那种好喝咱们接着点。”苏小雅抓过一杯红酒笑嘻嘻的递给段飞,弯弯的眼睛笑眯眯的射出两道奇异的神采。

        段飞苦笑着拿起一杯红酒抿了一口,苏小雅马上凑上脑袋:“怎么样,这酒好喝么?”

        “还可以。”

        “那这一杯呢?”苏小雅又递上一杯。

        “不错。”段飞抿了一口随口说道。

        “还有这个……”苏小雅兴致很高,接二连三的将八杯酒水全部递给段飞品尝了一遍,等到段飞将最后一杯红酒放下,苏小雅马上凑上小脑袋,一脸期盼的问道:“段哥哥,这八杯酒你觉得哪一杯比较好喝一点。”

        看着苏小雅那兴奋的小脸,段飞不忍扫了她的兴趣,随手拿起一杯:“这一杯吧。”

        刚说完,苏小雅就抓起那杯红酒叫过了侍应生,大声的吩咐:“就要这样的红酒,给我拿两瓶过来。”

        “对不起小姐,这杯‘梦幻’是用不同种类和年份的红酒调配出来的,没有瓶装的。”侍应生看着苏小雅解释道,想笑又不敢笑。

        “那这样的红酒还有多少杯?”苏小雅并不放弃。

        “酒柜应该还有三杯的数量。”侍应生微笑着回答。

        “三杯我全要了,你去给我拿来。”苏小雅霸道的说道。

        “好的,小姐您稍等。”侍应生点头,刚准备离去,不远处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我也要一杯‘梦幻’。”

        侍应生的脚步顿在原地,一脸为难的看着另外一个女孩,尚未说话,苏小雅已经冷哼一声:“朱蕾,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

        “我哪里敢和咱们学校的女王过不去啊,我只是也很想喝一杯梦幻,反正还有三杯呢,你就让给我一杯怎么了?”朱蕾身子半趴在一个小青年的怀里,吃吃的笑着,活像是一条有人的美女蛇,眼中挑衅十足。

        “别的时候你爱喝多少就喝多少跟我没关系,但是今天不行,三杯我全要了,一杯也不让给你。”苏小雅猛然站起,冷冷的注视着朱蕾,头也不回的说道:“侍应生,你还站在这里看什么,去给我把梦幻全部拿来。”

        侍应生一脸为难,他在天堂酒吧上班已经很久,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一般情况来酒吧喝酒的全部都是很有气质和涵养的青年男女,绝对不会发生这样为了一杯酒而发生争执的事情,可是现在这种完全不协调的事情却完全发生了。

        “小雅,不要生气了,只不过是一杯酒。”段飞苦笑着阻止。

        “不行,这不止是一杯酒的事情,今天是我的生日,这个朱蕾来这里分明就是故意来破坏气氛,我绝对不能让步,否则以后在学校我就没脸见人了。”苏小雅咬牙说道,眼神冰冷的看着不远处一脸得意的朱蕾,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现在的朱蕾早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了。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ysxiao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