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伪男配脱单记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起搞基吧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起搞基吧

    “好恶劣!”就算是已经知道他可能说出的话,池兰若还是长大了嘴巴开始怀疑穆煦阳的人渣程度。看着希心榕带着迷离眼神的脸上的红色渐渐退去,一点一点变得苍白,渐渐地滑坐在走廊的地毯上,池兰若反省自己是不是应该支持崔兰若才对。

    律皓君却看出穆煦阳走开始后慌乱的步伐,心说想不穆煦阳栽了之后,居然是这个样子的,低头看向池兰若,他也在怀疑,自己为什么最后就栽在了这么一个瘦弱的男孩子身上。

    可惜让他栽了的人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心思,池兰若见穆煦阳走远了,连忙推开律皓君的胳膊,跑向了希心榕:“小榕,你没事吧?你不要生气啊......”抬头一看,却愣住了。

    希心榕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却还是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池兰若叫了她半天,她却无力地看着池兰若说道:“小若,怎么办?即使他这么恶劣地对待我,我还是喜欢他怎么办......呜呜呜”说着就趴到了池兰若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律皓君想要最过去的步子一顿,心里有些酸酸的。

    不管是穆煦阳和希心榕的恋爱小插曲还是什么的,人多还是热闹,大家一直闹到了后半夜才散场,律皓君陪着池兰若把希心榕送到了穆煦阳家门口,才一起回了小公寓,一路上,律皓君想起之前池兰若的表现,好像是毕业后就要搬走回到池壬星的身边,一想到以后可能都很难见面了,他没有说话。

    池兰若也在想一件事情,她已经正式毕业的,也该跟亲近的朋友们坦白自己的身份问题了,但是该在什么样的时机去说让她犯了愁,也就没有注意到一路沉默的律皓君的异样。

    一进门,池兰若刚想要抬起头对着律皓君说什么,律皓君就一把抱住了他,捧着她的脸就亲上了嘴唇,在池兰若爆发之前就一触即离,笑道:“刚刚看到穆煦阳这么做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怎么办?池兰若,即使你会讨厌我,在你离开之前,我也想告诉你,我想跟你搞基,好基友!”说着就又要亲下来。

    池兰若连忙使用狄涵涵教她的游鱼大法一下子挣脱了律皓君的双臂,后退两步警惕地看着他说道:“律皓君你是没脑子吗?我可是男的!”

    “不管你是女的男的,我已经确定了!”律皓君上前一步,想要再次把池兰若拥入怀中,却不妨池兰若早有防备,从他腋下‘刺溜’一下钻到了他的身后,打开门说了一句“我们近期还是冷静一下吧。”就走了出去,徒留律皓君像个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头耷脑地坐在了沙发上。

    池兰若缓缓地走在大街上,不知道该去哪里,她和律皓君认识将近一年,他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更是因为律皓君,她才不用再蹉跎时间另外去学习预科班的语言,就能直升大学,她对他挺感激的。

    其实现在想想,池兰若不得不承认,律皓君似乎的确是从一开始就对她比对他们a班的许多同学更好,池兰若之前一直认为是她比其他人更可怜一点,律皓君同情心发作,或者是a班的同学大多数还是京阳他们这片地区比较有头有脸的家族的继承人或者非继承人,律皓君不宜和他们牵扯过多,她真的是从来没想过律皓君会对她有那样的心思。‘

    不过话说回来,律皓君这个人诚实善良有责任心,仔细想想,倒也是一个不错的对象呢,而且十八岁刚过已经分家,将来就算跟他结婚,也没有伺候公婆的压力......等等,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池兰若突然摇了摇脑袋,‘律皓君一直认为我是个男的,刚刚他也说了,他要跟我搅基啊~’池兰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伤心地自言自语说道:“唉~好男人果然都去搅基了,这个世界真是没了女人的活路了......”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律皓君对她有意思,也是因为以为她是个男孩,方寸大乱,才一直没有敢说出来,直到今天受了穆煦阳的刺激,才借着酒劲发了出来,要早知道她是个女的,律皓君早就下了套等着她心甘情愿地钻进去了。

    冷风吹过,池兰若在外边走得累了,才想起来自己今天除了穿了一身去参加晚宴的衣服,就没再多加衣服。三月底的风还是很刺骨的,大半晚上的,池兰若顿时觉得自己不该那么快地置气逃走,至少应该多拿件大衣出门了。

    怎么办,再回去拿衣服?那才叫自投罗网呢,不知道到时候律皓君会把自己跑回去的态度想象成什么样子,她肯定是不能回去的。池兰若垂头丧气地坐在地铁站的入口处避风,为了省钱,连地铁的那两块钱都不打算多花。

    ‘其实,律皓君也太心急了点,’池兰若坐在楼梯上想着,‘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再告诉他,我是个女孩子的。他如果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喜欢男孩子的事情,过两天知道了我的身份,自然就不会再考虑好基友的事情了吧。’池兰若有些不确定,万一律皓君不肯接受事实,恼羞成怒给她宣扬宣扬怎么办。池兰若摇摇脑袋,把自己脑子里的恐怖想法给摇走,决定还是要谨慎一点,还是只告诉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三人组就好了。

    池兰若下定决心,打算拿出手机给希心榕她们打电话,这伸手一摸兜,顿时脸就苦了,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什么地方,现在她除了身上装的那几块钱零钱,还真的算是身无分文了。

    抱着头左思右想,池兰若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律皓君家和他挣扎的时候把手机给挤掉了。‘果然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池兰若感慨着,准备摸两块钱出来,干脆今天晚上在地铁站找个角落窝一晚上算了,‘还好今天穿的还是男孩子的衣服,不然连地铁站都不安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