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快穿之凤鸢 > 第四章:一只想要自杀的仓鼠

第四章:一只想要自杀的仓鼠

    上辈子,他的鸢宝何时这么活泼开朗过?何时任性过?也不知道那段时间鸢宝究竟经历了什么,变得那么胆小敏感。

    还好,这一切以后都不会发生了。

    最后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迟危炔才闭上眼睛。

    次日。

    迟危炔做好早餐,发现小懒猪还躺在床上,在被窝裹成一团。

    青年丝毫没有发现,自从见到少年,他脸上的笑容就格外的多。

    他走到床边扒开被窝,将小孩拽出来。

    突然而至的光明让少年不满的皱了皱眉,慢慢掀开一条眼缝。

    看到青年的瞬间凤鸢一呆,立马睁大了眼睛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刚刚睡醒还有些不稳的晃了晃。

    那双乌黑发亮的眸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处境,有些茫然,而后又是恍然大悟。

    对,他昨天被管家爷爷关在外面,现在……现在是在迟大哥家里!迟大哥收留了他!

    想起来之后,少年眼睛一弯,乖乖仰起头看着青年,“迟大哥,早上好!”

    少年什么都写在脸上,现在一副乖乖的模样分明再说,看,我很乖,我很听话。

    迟危炔忍俊不禁,习惯性的弹了弹小孩的额头,站直,“好了,醒了吃饭,吃完我们就去玩。”

    “嗯!好的迟大哥!”凤鸢狠狠地点点头,从青年身边下床,穿起专门预备的可爱兔子拖鞋进了浴室。

    浴室里的东西,迟危炔一大早就换好了,里面小孩的用品一样不少。

    听到浴室的动静,青年慢慢走到落地窗前,低头俯视着楼下。

    还有一个月就是末世,这一个月他要带鸢宝好好玩玩,末世之后就没有机会了,那时候所有人都会逃难。

    枪打出头鸟,上辈子他用了一生去证明了这句话,这辈子如非必要他绝不会暴露自己的实力。

    凤鸢站在镜子前嘴里满是牙膏泡沫,他漆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低头吐泡沫无意中却瞥见耳边下面有一个图案。

    可是,他没有纹过身啊,也不记得自己有这种的胎记。

    少年甚至忘了漱口,他撩起耳边的头发,看着那里的一块,却突然鼻头一酸。

    那是一只淡淡金色凤凰,一只凤凰的影子,淡到几乎看不见的凤影。

    眼泪不受控制滚了下来,怎么擦也擦不完。

    凤鸢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哭,就算哭到缓不过气还是停不下来。

    迟危炔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出来,推开门进去看,少年蹲在地上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哭的气都喘不上来了。

    他连忙将小孩抱进怀里帮忙顺气,一边轻柔的开口。

    “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哭了,告诉迟大哥怎么了?”

    “我、我、嗝……看到……呜……看到这个、这个嗝——好难过……呜……好难过、停、停不下来……”

    青年顺着少年所指看去,那是只金色凤凰虚影。看到这图案时,他的心口也滞了那么一瞬,不过很快迟危炔就被少年哭声拉回神,将那点不自在忽略了过去。

    迟危炔有些无奈,将少年抱起来往外走,“好了,不哭了,只是一个胎记而已。看看迟大哥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吃完了带你去游乐园。鸢宝以前去过游乐园吗?”

    少年打着哭嗝被他的话吸引注意力,揉着眼睛摇头,“没呃——没去过,爸爸妈妈没时间陪我去,我要上课,假期还要上补习班。嗝、对了,迟大哥,我什么时候上学啊,律师让我在s市上学……呃……”

    “这个月过了再说吧。”

    青年目光闪了闪,说话之间已经下了楼,他将小孩放到餐桌边,自己坐在小孩右手边。

    “好了,时间不早了,吃吧。”

    “这都是迟大哥做的吗?”凤鸢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还转头去看周围有没有下人。

    可是别墅里就他们两个人。

    看了一圈,少年再次看着青年,眼睛都要发光了。

    “好厉害!迟大哥还会做饭!”

    “好了,吃饭吧。”迟危炔笑着拿起一块面包塞到小孩嘴里,见小孩因为这个动作睁圆了眼睛,只是无奈的笑了笑,而后埋首吃饭,便不管对面的人。

    等到迟危炔放下刀叉,发现对面的小孩早就停了下来,端端正正的坐着,碗里……剩的有点多……

    “不吃生菜?”

    “嗯嗯。”凤鸢连忙摇头,还不忘补充一句,“怪怪的,像吃草。”

    “也不喜欢奶油?”

    “嗯,又咸又甜,好奇怪,我在国外很少吃奶油三明治,唔?我也不喜欢太甜的东西。”说着,凤鸢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这不是凤家,看了青年几眼,不太情愿的说,“要不——我吃一点点?”

    “不喜欢就不吃了。”迟危炔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放下,复杂的看着对面的人。

    上一世,再次见面,鸢宝什么都吃,树皮都啃,哪里像现在呢?看来他储存的食物要换一换了,毕竟这辈子鸢宝和上辈子不一样。

    一听不用吃,凤鸢笑的露出一排大白牙,甜甜的道谢:“谢谢迟大哥,迟大哥真好!”

    “嗯。”只对你一个人好,你想要多好都行。

    饭后,少年坐在沙发上,穿着青年准备好的小燕尾服,摆着双脚乖乖等着厨房洗碗的青年。

    凤鸢等得无聊了,就四处瞅,瞬间被茶几上的小笼子吸引。

    笼子做成正方形,里面铺了木头屑,笼子中间悬着一个转轮,木屑里面藏了一个灰色的身影。

    凤鸢眨巴着眼睛凑到笼子边,隔着笼子看着里面灰色的一团。

    “……”君陌皖。芔艸屮!他竟然被当做宠物围观了!

    君陌皖,便是笼子里生无可恋埋首木头屑中的不明生物。

    他本来是人的,真的是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就跑进了这只笼子!!!变成了一只宠物——仓鼠!

    他想过撞笼子自杀,却发现仓鼠这玩意儿毛太厚皮太厚,撞不死!倒是快要疼死了!

    然后,君陌皖就换了一个方式,看把头埋到木头渣子里能不能憋死。

    现在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可悲的是他还活着!!!仓鼠自杀这么困难吗?难道他注定要做一只仓鼠了!!!

    君陌皖从木头屑里掀起眼皮,偏了偏毛茸茸的脸,就看到笼子边一张无限放大的脸,先是吓得一颤,接着瞪大眼睛刷的一下扑倒笼子边,要不是有笼子他简直要撞到少年的脸上去。

    灰色的仓鼠被关在笼子里,伸出短短的腿按在少年白皙的脸颊上。

    哇哇哇!!!小正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萌正太!

    凤鸢看着仓鼠亲近自己,立刻就要去开笼子,却被突然出现的大手捞走。

    洗完碗擦干手,就看到小孩将脸凑到笼子前,笼子里老鼠贴着少年的脸,迟危炔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他并不喜欢毛茸茸的东西,只是觉得鸢宝会喜欢才买回来。但是目前这老鼠还没看过兽医,也不知道有没有病。

    一把将少年拽到怀里,一手将笼子推开了一点,带着少年就朝着门口走去。

    “走了,咱们去玩,先别动那老鼠,等阿里检查了之后,就让它陪你玩。”

    换着鞋,凤鸢抬头朝着青年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茶几上的仓鼠,才点点头。

    “……”君陌皖。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在说什么,不就是要带他去看兽医嘛。

    嗯,就是看兽医,没毛病……没毛病才怪!!!他是宠物啊!!!会不会绝育!

    不!他不要断子绝孙!

    算了,他还是继续自杀吧。说不定就穿回去了呢?

    笼子里的仓鼠,再次将脑袋埋进木头屑,生无可恋的想要憋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