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重生八零撩人军婚 > 第一百三十章 京都,我们来了

第一百三十章 京都,我们来了

    纪雪走的比叶回要早,她这次能去人合上学,本来就有京城爷爷家的手笔。

    她一直在叶回面前、在陆家人面前充满优越感,也是因为背后有在京都举足轻重的纪家。

    陆建军当年跟叶青山一样,都是穷苦出身,现在的军衔和职务都是靠个人能力拼上来了。

    但纪长征不同,出身的不凡注定了起点不同,也不是陆建军他们可比。

    所以纪雪会看不上叶回也是出于这点原因。

    反正拼什么都稳赢。

    叶回自然不知她有这么多心理活动,她这会耳边正充斥着梁云的尖叫声。

    知道她被青北特招了,梁云那个家伙简直要乐疯了,一再的强调要去车站接她。

    她跟陆明宇两个人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就能找过去,再说他们的行李又不多,干嘛需要人接。

    “哎呀,这你就不懂了,做人要懂点套路好不好,你和陆明宇来京都上学,陆明磊那家伙怎么也要抽时间去接你们,把你们安置好才行的,对吧。”

    梁云那个语气听着就在挤眉弄眼。

    叶回直接翻了个白眼,套路,呵呵。

    她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这个女人的套路!

    拿她当脚踏板,她还不能不被踩。

    “哎呀,叶子啊,你要这么想,如果以后我给你做了嫂子,咱们一定不会有姑嫂矛盾的对吧。”

    叶回就觉得自己真心不能再跟梁云扯下去,这个女人越说越不着调。

    精分实在太可怕了。

    “所以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去车站接你哦。”

    梁云心满意足的挂掉电话,叶回就如同饱受摧残的失足少女,白着脸从书房中出来。

    “叶子,给你电话的那个姑娘是谁啊?”

    陆可心这几天格外警惕,对动不动就给叶回打电话的这个家伙完全非好感。

    这是想要跟她抢人?

    简直想得美。

    叶回瘫坐在沙发上:“我在南方认识的一个姑娘,跟你的大哥还有纪凡他们应该是一个部门的,哦,她看上你哥了,正想办法做你的嫂子。”

    这话好像有点乱!

    陆可心捋了半天才算听明白,然后心中就涌出强烈的疑惑。

    “看上我哥?她眼光怎么不上不下的,按说不是应该直接看上纪凡吗?”

    叶回:“!!!”

    陆可心现在都有大仙气质,可以隔空揣测人心了?

    她可不就是先看上的纪凡,不过……

    “估计是你哥的备胎气质更迷人吧。”

    “叶子啊,你们明天就要走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就这么离开。”

    叶回自从到了陆家,这么多年里就今年离开的时间多,回徐家堡两次,又去了一趟南方。

    现在又是要去京都上大学,陆可心总觉得她这样离开以后就离她越来越远了。

    叶回抬手在她细嫩光滑的小脸了摸了摸。

    “你这么舍不得我啊?那你毕业来京都好不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你之前可是说过要一直养着我,永远都不会嫌弃我的。”

    “我读军医,毕业就要进部队,哪里是我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

    陆可心抬手拍掉她作乱的手,叶回揉着手背哼了一声。

    “你毕业如果想去京都,我就不信伯父伯母做不到,还不是就看你想不想去。”

    “我离毕业还有三年,现在说这些都为时尚早,倒是你,你的录取通知书我这些天越想越觉得奇怪,你出门在外自己小心一些。”

    那天纪雪气势汹汹的进来,又灰溜溜的离开,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叶回不愿说的隐情。

    叶回不说,她也不能逼问,只是没办法放心。

    “我的战斗力你又不是不知道,纪雪在我这里都捞不到好处,你放心就是了。”

    “你真当所有人都跟纪雪一样!”

    陆可心瞪着眼,抬手比了比脑子:“她是这里有点,嗯,问题。换成正常人有心机、有手段,我怕你会吃亏。”

    陆可心说来说去就是想委婉的劝叶回到了京都不要太张扬,做人还是低调一点、扮猪吃老虎更合适。

    这个道理叶回现在也不是不懂,只是扮猪还是变成猪就是一线之隔。

    这个度她还没研究过,到时候还需要看情况。

    “我懂,我一定柔弱、乖巧、可爱,行了吧。”

    陆可心听她这么说就知道这个话题需要到此结束,叶回已经听不下去。

    “我跟我爸妈商量了一下,春妮和春海现在的程度都不差,所以就托人将他们的关系放到了榕城一中,准备开学让他们直接去读高一。”

    直接越过初中课程去读高中?

    叶回微微皱眉,总觉得这样有些不稳妥。

    “春海我倒是不担心,他天分好又是个男孩子,我怕这样拔苗助长对春妮不好。”

    毕竟女孩子就没有不敏感的,她前世里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还不是因为太过敏感人又别扭。

    陆可心知道她的担心,但总觉得她太过小看徐春妮。

    “春妮比你想象中的要大气,你应该对她有信心才是,再说还有我在呢,我妈虽然不爱管琐事,但春妮要真遇到什么又怎么会不管。”

    唔,说的倒也是。

    叶回想了想认同的点头,有曹艳华和陆可心在她确实可以放心。

    “行了,你明天就要走,今天跟他们姐弟好好说说话吧,让他们在我家踏实的住着,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的长大比什么都重要。”

    两人起身上楼,就见着房间里陆明宇和徐春海正在下棋。

    看看棋盘,单方面被虐!

    陆小弟弟怎么总是这么想不开。

    上午九点的火车,几乎是全家出动送行。

    两人的行李被送上火车,陆建军和曹艳华在站台上跟他们挥手告别。

    曹艳华张了张嘴,违心的话到底说不出来。

    “叶子啊,到了京都有时间就多照顾照顾明宇,他还小不懂事。”

    叶回瞬间憋不住笑:“伯母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的。”

    她将好好的几个字咬的很重,余光就扫到陆明宇彻底变黑的嫩脸。

    火车开动,站台上的人影越退越远,她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京都,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