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八百二十四章 害人终害己

第八百二十四章 害人终害己

    隔天一早天才蒙蒙亮,黎浅浅已经起来练功,黎漱边指导她,边和坐在廊下的蓝海说,“我就跟你说了,等成亲前两天再搬过去就好,你急什么?”

    “不是,那边宅子虽有管家在,可那人獐头鼠目,看了就让人不喜,也不知是宫里那位派来的,老是在我跟前说一些有的没的,哦,对,最常说的,就是你们一家子的婚事。”蓝海揉揉脸,颇无奈的对黎浅浅道。

    “这个人真是宫里出来的?”黎漱不解的问,怎么会跑去跟蓝海说黎经时一家的婚事?眼睛却是盯着黎浅浅,“手,抬高些再挥出去。”等黎浅浅照办后,又问,“是不是比刚刚顺一点?”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才又转头问蓝海,“不能把他换掉?”

    “行啊!可是谁知道再派来的,又会是什么样的?要是比这个更差劲,怎么办?所以我才想让棠儿早点搬过去,她是主子,可以名正言顺的开罚。”

    黎漱和黎浅浅师徒两一起赏了他一个大白眼,有他这样当爹的?他才是名正言顺的主子啊!蓝棠不日就要出嫁,那些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在她跟前装样子,反正过几天她就嫁出去了,只要熬过这几天,日子就好过啦!

    与其让她早早搬过去,受那个闲气,还不如等出嫁前一天过去住就好。

    “其实您大可直接和皇上说,您和我爹不熟,他那么大个人了,想娶谁就娶谁,不娶,也没人管得了他,毕竟,我祖父母都已经过世了,还有我哥哥们的婚事,我爹还在呢!谁能越过他,做这个主?他们跟你说这个,只是给您添麻烦。”

    蓝海笑了笑,道,“皇帝每天日理万机,哪有功夫听我唠叨这些。”

    “这您就不知道了,皇帝是人,他虽高高在上,可他一样有烦恼,要是他知道市井小民跟他一样,有着各式各样的烦恼,也许他对自己的烦恼就没那么愁了。”

    蓝海若有所思。

    “您自己也说过,这人心情不好,往往会影响到身体的健康,久病之人长期卧床不起,每天看到的就是一样的人,一样的摆设,心情自然日日相同,若是能换个环境,心情就会不同,病情也会有所进展。”

    蓝海失笑,“你倒记得清楚。”

    “当然。”黎浅浅收功把剑交给春江,接过春寿手里的软帕子拭汗,又道,“其实皇帝每天都待在宫里,每天看到的就是那些臣工,一样的脸孔,一样的问题,日日不变,不一样的,只是换个地名而已,每天一睁眼,放眼所及,就是相同的景致,虽然皇宫很大,可是皇帝常待的地方也就几个地儿而已,难怪他心情不好。”

    黎漱对皇帝没什么好感,管他是生是死,不过因为蓝海被请去给他看病,所以他多少得关心一下,免得那家伙自己死还要拖累人。

    对黎浅浅这样大放厥词,他是不管的。

    想要人敬重,得自己做到令人敬重,而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让人对他敬重。

    南楚这个皇帝做的还算不错,但就只他不管蓝海将要嫁女,硬把人召进宫这事,便让他在黎漱心里被列入黑名单了。

    所以黎浅浅给蓝海出馊主意,他当没听见。

    蓝海听了之后,倒是颇有所得,决定一会儿进宫,就跟皇帝抱怨那个管家一下,反正那府中的下人,全都是皇帝硬塞过来的,用的不好抱怨几句也是应该的,毕竟蓝海在皇帝心中,就是这样一个混不吝的,有什么说什么的人。

    黎浅浅回房洗漱,就过去陪黎漱他们吃早饭,她到的时候,蓝棠已经到了,就见她端着碗,笑着朝她打招呼。

    章朵梨和高灵儿也在座,黎漱他们一桌,几个小辈们一桌,黎浅浅坐下后,吃了碗鸡肉瑶柱粥,又吃了一个小花卷,她便搁下碗筷。

    蓝海他们已经吃饭,撤了桌上了茶,黎漱见黎浅浅用过饭了,把她叫过去。

    “昨儿的事,解决了没?”

    “应该吧!要问刘二才知道。”

    刘二早已吃过饭,候在门外,听到黎浅浅的话,连忙告进。

    “事情成了,平亲王昨晚上亲至高府,和高老太爷、高大老爷父子议亲。”刘二眉开眼笑高兴不已。

    “确定议的是季芳宜?”

    “是。”刘二笑,“当场被人赃俱获,纵使顾侧妃女哭得半死,却说不出被人陷害的话来。”

    毕竟是自作孽,怪得了谁?

    昨天三卫齐出动,就是不让顾侧妃和高家连手,坏了季瑶深的婚事,想要看平亲王府的好戏,就得把季瑶深远远遣开去,否则难保她会找上门,请黎浅浅帮忙,到时就算黎浅浅不在京城,只要瑞瑶教的分舵在,铺子在,她就能请人送信给黎浅浅,黎浅浅接了这信,是帮呢还是不帮?

    所以她和商少堡主的婚事,绝对不能出差池。

    在平亲王心里,这门亲也绝对不能出问题,他可还想靠这个女婿的关系拉拢人呢!

    看,黎经时那家伙,也不知走的什么运道,竟跟治好东齐皇帝和太上皇的神医相熟,他动用好几个暗线,才成功给皇帝下了药,可不想白费功夫,他原本还想着,若是那个姓蓝的神医要看出来端倪来,就把他给解决掉,反正他不住在宫里,多的是法子收拾他。

    幸好那个神医也不算太精,竟没看出自己给皇帝下的是什么药,不过就算查出来,也不会查到自己头上来,毕竟那个药,是从东齐神医那儿买来的,前些年东齐神医的医馆可是出了不少好药。

    只可惜,东齐神医病好之后,代他掌理医馆的徒孙和妾室就失了大权,如今想买这些药可谓难如登天。

    有传言说东齐神医之前是大中风,情况很严重,是既不能说也不能动,全靠人侍候着,他那徒孙虽有陶朱之才,却无扁鹊能耐,手头上的奇药卖完之后,就再也没有货源,因为他不会炼药。

    而神医的徒子徒孙中,唯一能继承他衣钵的,就是这徒孙的师父,可惜他英年早逝,神医病好之后,因年老体衰,早无当年炼药的精力,因此他的那些奇药自此成了绝响。

    这也是平亲王敢大胆用在皇帝身上的原因,因为他相信,没人看得出来皇帝被下药,既然看不出来肯定就没法治,那个蓝海,号称神医又怎样,他那几个暗线还在持续不断给皇帝下药,纵使服了蓝神医开的药,仍然没有完全好起来,只是稍稍缓解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皇帝对蓝海还是恩赏有加,就连黎经时的儿子也因此沾了光,竟然从武职摇身一变成了皇帝身边的中书舍人,这真是平亲王想不到的。

    便是从东齐神医那里,买得了奇药,平亲王才起心想拉拢江湖人,若是可以,他很想把黎经时的女儿娶回来当儿媳妇,不过他的嫡子都已经成亲,庶子有些拿不出手啊!

    若是在黎经时父子还没回京前,黎浅浅的身份还只是瑞瑶教教主徒弟时,平亲王庶子娶她,那绝对是黎浅浅高攀,可现在不一样了,黎浅浅不止是瑞瑶教教主,她还是黎经时的女儿,黎经时现在是侯爷,他两个儿子是伯爵,再拿庶子去联姻,这身份就低了点,黎浅浅可是嫡女。

    幸好他还有季瑶深这个女儿,和黎浅浅关系不错,且还在她的引介下,结识商少堡主,他就知道,季瑶深绝色,又在闺学苦读,那些江湖侠少见了她,没有不倾倒的。

    虽然没能吸引凤家庄的两位当家,但云天堡少堡主也不错了。

    只是他没想到,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顾侧妃竟然和高家勾结,想破坏这门亲事。

    那个蠢女人,真不知道她脑子里头在想什么?商家来提亲指名道姓的说了,要聘季瑶深为少堡主妻,她是当家人之一,这事她也知道的,难道她就没想过,人家为何指名道姓?竟然还想拿四丫头去忽悠人家,真是!

    竟然还有脸要十二丫头对她母女感恩戴德,真是可笑。

    平亲王府里,平亲王一早就下令,顾侧妃禁足,季芳宜备嫁,十日后嫁入高家为媳,原因?平亲王是一家之主,他下的命令,谁敢质疑,平亲王妃姚氏早就被禁足,现在顾氏再被禁足,自然也就失了掌家大权,如此一来就剩王侧妃一人独占鳌头。

    不过她倒是小心谨慎得很,不敢自専,尤其是季芳宜十日后要再嫁,她的嫁妆、压箱银,陪嫁、陪房等要怎么办?王府没有再嫁姑奶奶的例,她不知道要怎么准备,而且时间这么紧,怎么赶得及啊!

    “她是再嫁,嫁妆,压箱银等公中已经给过了,这次,嫁妆、陪嫁、陪房都由她自己打理,你就派人帮着打点她的嫁衣就是。”

    季芳宜却不是个安份的。

    每每一想到那天的事,她就气极,可是她压根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高家派人跟她的丫鬟说,他们会在半道上,伺机把季瑶深的马车劫走,她只需扮好惊慌失措忧心妹妹安危的姐姐就好。

    只是没想到,被劫的会是自己的马车,高家的人到底有多笨啊!不是都已经把季瑶深的马车指给他们的人看了,为什么还会搞错马车?难不成是有人从中做梗?可会是谁?

    她从头到尾就不曾想过,商少堡主会派人保护自己的未婚妻,在得知有人算计她时,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可以说,她和高见琛滚到一块,除了有瑞瑶教的人出手,还有云天堡的人干预,季芳宜和高见琛身在局中,却不知有人早在局外随时准备出手。

    高见琛虽见过季芳宜,但他醉得不轻,张管事一度还以为他有可能成不了事,还在药铺里买了助兴的药。

    一个弱女子,一只醉猫,加上助兴之药,会发生什么事,真是不必动用脑子想都知道了。

    高家护卫身手不过尔尔,想要劫平亲王府的马车,若没人事先安排,怎么可能成功,只是顾侧妃怕走漏风声,所以只交代护卫队中的一个小队长,让他看到有人劫马车时放水,小队长又不知道高家想劫的是那位小姐所乘的马车,他和他的人只知有人劫他们就放水。

    高家护卫劫了就走,谁知道会劫错?

    要知道来之前,他正和准十二女婿派来的管事在商议合作事宜,得知平亲王的女儿被劫,管事很紧张,以为是季瑶深被劫了,还急急忙忙派人回去通知他家少堡主。

    商少堡主亲来坐镇,带了不少江湖人来帮忙,这也是为何高家的护院连同高见琛都被揍的主因。

    后来晓得是季瑶深的姐姐被劫,大家方松了口气,可高家人不知劫错,还暗自窃喜,个个都道,这个年可好过了!虽然一个个被揍得跟猪头没两样,唯一还人模人样的,就是高见琛,因为平亲王不想迎亲那天,出现个猪头女婿。

    高家得知劫错人了,还想耍赖,想要换新娘子,不过被平亲王镇压了,开什么玩笑,他四女儿的清白已经毁在高家子手里,他家不认账,还想换他已经跟人订亲,不日就要出嫁的女儿当新娘,以为他高家是什么东西?

    这回平亲王亲自出手,把高大老爷,高见琛的亲爹揍了一顿,让他和那些护卫、家丁及管事看齐,至于高老太爷,不用动手就先吓昏过去,就这胆子,竟然还敢跟他谈条件?要不是他想让顾侧妃母女受教训,他还真不想和高家结亲。

    就算高贤妃亲儿子没死,他也不看好他能坐上太子之位,有这样的外家扯后腿,皇上怎么可能选他当继承人。

    平亲王府里头季芳宜眼见婚事底定,身边侍候的虽都还在,但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对她的命令是再不敢从,她若动怒,这些人就下跪求饶,却不应诺。

    十天后就要成亲,她便借此想要逼季瑶深把她的嫁衣、首饰及头面贡献出来,还有她的嫁妆等物。

    不过王侧妃又不是傻的,怎不知季芳宜母女惹恼了平亲王,自然是一心护着季瑶深,把平亲王搬出来,季芳宜哪敢不老实,她娘和弟弟可都因为她的婚事倒了楣,再要不老实,只消收拾她娘和弟弟就够了,她此番嫁去高家,还指望着她娘和弟弟撑腰呢!要是将他们得罪狠了,日后她靠谁撑腰?

    婚前,平亲王大手一挥,让季芳宜去拜别她娘,不过短短数日,顾侧妃就瘦脱了形,好不容易见到了女儿,她紧紧抓住女儿的手,质问当日的情形。

    季芳宜这些日子早就回忆过无数遍,可惜,她身在局中,根本看不清局势,顾侧妃虽也是局外人,可她是听女儿转述,听得迷糊,根本看不出来何处出错。

    至于听她话放水的小队长及其小队的人,可倒大楣了,统统废了功夫杖责一顿打发出去了。

    他们恨透了顾氏母女,若不是顾侧妃指使,谁敢对来劫车的人放水啊!没想到她有胆子算计府里的小姐,却没本事把事给兜住,害他们丢了差事还丢了谋生的本事。

    后来得知顾家倒霉时,他们不忘去踩一脚,并从中得利,在他们看来,这是顾侧妃欠他们的,要的是理直气壮。

    顾侧妃听娘家人抱怨时,气得吐血,却也无许可施。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眼下,这对母女泪眼相望,却苦无良策脱身及翻身,顾侧妃只能交代女儿要忍,千万要忍住,她已经是再嫁之身,而且这回闹得这么难看,与男人苟合,还被亲爹逮个正着,要是再出问题,不管是和离、被休或大归,只怕是都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