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是仙凡 > 375 独门秘术

375 独门秘术

    苏尘在天宝斋的一间静茶室,喝着灵茶香茗,向魏老请教如何炼化秘银一事。

    “苏小友,你手里有多少秘银?量少的话,可以考虑添加在已有的法器表面,以镀金术来增强辟法属性。数量多的话,可以作为主材进行熔炼,炼制一件大型的法器。”

    魏老好奇。

    “十斤秘银原矿。”

    苏尘说的非常保守。

    超过十斤秘银原矿的话,足以让大部分金丹修士都感到极其动心,用来打造出一件极品元神法器。

    他可不敢说自己手里有五百斤原矿,只怕灵岛同盟的高层们会亲自“登门拜访”,让他为同盟做贡献,拿去炼制大型的大威力法器,用来对付东海妖族。

    这五百斤秘银的用途,可比海蜃妖族的镇族之宝四阶血珊瑚还更为珍稀和宝贵。

    “十斤原矿?!量够了,足以单独为主材料之一,和其它材料一起,炼制出一件三阶极品金丹法器,大幅提升三成的辟法属性了!”

    魏老不由赞叹。

    这相当于直接超过对手三成的优势,大幅削弱敌方法术或妖术威力,战斗的时候几乎是一面倒了。

    “却不知,该如何炼制这秘银法器?”

    苏尘求教道。

    “秘银是罕见的顶尖级难度的炼器材料之一,炼器界的皇冠。纵然有炼制之法,那也是独门绝世秘技,不会外传。

    据老夫所知,秘银原矿的‘提纯术’,在整个中土和东海修仙界真正掌握的不超过两家半之数,分别是中土瑶池仙宗的‘安氏世家’和东海的‘陆氏世家’。还有半家则是东海‘殷氏世家’,殷家提炼出来的秘银纯度不够,差了一个品阶。炼制秘银法器,需要从前两家进货源,所以算半家。

    而掌握秘银的‘熔炼术’,唯一精通的一家只有东海‘殷氏世家’。就连‘安、陆’两家也还做不到。其他炼器师若是自夸掌握秘银炼制之法,那多半都是吹嘘,不足为信。”

    魏老摇头道。

    他自己并不精通秘银炼器之术,纵然强行炼制出来,也是品质低劣的瑕疵次品。

    但身为东海炼器界的顶尖资深宗师,对炼器界各个世家的实力,显然是了如指掌,知道谁家才掌握此术。

    “提纯之术有两家半掌握,暂且不提。”

    苏尘不由目光一动,问道:“提纯之后,殷氏世家是如何将它熔入其它玄铁之中?魏老对此可稍微了解?”

    “殷氏世家对此秘术保密太严,不曾对外泄露丝毫的痕迹。

    除了秘术之外,其实还是有两个粗笨的办法,其一是‘超阶火法’炼制。秘银的辟法属性独特,可以辟自身品阶的火焰等诸法术攻击。也意味着,炼制三阶金丹级的甲胄可以抵御所有三阶法术,必须四阶元婴修士施展小神通法术多次施法,方能够将它熔化。请一位元婴老祖,还算勉强能够做到。

    而炼制一副四阶秘银甲胄,则需要五阶大神通法术方能奏效。想找到化神修士,几乎是不可能了。

    另一个,则是最常见的‘千锤百炼法’,将秘银材料和其它金铁材料放在一起暴力锤打。炼制三阶法器,只需一名金丹境的修士就行了。秘银虽能辟法但不能辟力道打击,一日锤打数万次,经过数亿次的捶打,秘银和其它金铁材料完全被均匀的打在一起。

    只是耗时极长,短则十年,长则数十年完成锤打到完全融合为一体。所用的时间和消耗的成本,都远超过普通法器的数十倍。此法虽行的通,但也几乎没人会采用,成本不划算。

    除了这两个‘粗笨’的法子之外,那就只剩下殷氏世家秘而不宣的独门秘术,不为外人所知。想要炼秘银法器,只有请这几家掌握秘术的炼器世家宗师,亲手来炼制,别无它法。”

    魏老摇头,长叹道。

    他专研炼器术数百年,对秘银之术的提纯和熔炼也极为好奇。但一直研究不出来,徒呼奈何。

    正因为如此,秘银法器在修仙界内非常少见,价位能高处五倍到十倍左右,备受众多修仙者的觊觎。

    “这样...艰难?!”

    苏尘不由呆住。

    他手里拥有的秘银只有这一份,恐怕此生难以有机缘再找到第二份了。所以他打算炼制出一副四阶元婴级的秘银甲胄,这样的话,他日后成元婴修士也一样可以使用,使用期长达千年。

    “超阶火法”显然是毫无希望了,四阶秘银法器需要化神修士出手炼制。连东海存不存在化神修士都无法确定,更别说找到一位,来帮他炼器。

    “千锤百炼法”则耗时漫长,成本极其昂贵。没有数十年的功夫,根本无法炼制出一副四阶秘银甲胄。

    他显然无法亲自耗费数十年,来炼制此法器。交给别人炼,也不太放心。

    只能另想它法,看看能否破解炼制秘银法器的秘术。

    ...

    苏尘和魏老两人正在茶室闲聊着,此时却听平日一向清静空闲,难得有生意的天宝斋阁外,传来一些嘈杂和喧闹声。

    “这里就是传说中多重山仙城极有名望的炼器宗师魏老开的天宝斋?地方不大,一阁一坊,不过数亩之地,也太简陋啊!跟我们王氏家族的大型炼器阁比起来,不值一提。”

    “这斋子确有些陈旧,配不上魏老的地位!”

    几名年轻人叽叽喳喳议论着,显然很不以为然。

    “住口,魏老是东海炼器界屈指可数的前辈,耗费数百年毕生专研炼器术,比我们这些炼器世家的宗师还更高明,须得多加敬重。”

    “魏老可在?老友特来拜访!”

    很快有老者,对他们进行喝斥。

    魏老听着有些耳熟,不由出去一看,只见五位长袍老者正带着十来名年轻男女,前来天宝斋拜会他。

    这几位长袍老者,是东海修仙界内颇有名气的炼器宗师,都是炼器世家出身,数百岁的金丹老修士。

    而他们身后跟随着的年轻的俊男美女修士们,也几乎都是出生各个炼器世家的年轻一代炼器大师。

    “魏老,多年不见,风采依旧啊!”

    “最近同盟准备开新一届的论道会,有不少炼器宗师老友提前数月赶来仙城。我等三五位老友便带了一些子侄后辈,来魏老处切磋一番技艺,也让晚辈们长长见识。”

    “多有叨扰,魏老见谅!”

    众老者们热情的客套一番。

    最近半年,多重山仙城热闹了许多。趁着众金丹修士都赶来仙城,各行业的切磋交流,自然也不乏其数。

    炼器界的同行切磋,只有炼器宗师之间可以进行。

    比他们这些炼器宗师更强则是元婴境的炼器祖师,那些元婴境修士几乎不理东海修仙界的俗务,自然也谈不上和他们这些金丹后辈交流切磋。

    “哈哈,哪里,殷兄、陆兄、王兄,诸位能来老朽这天宝小斋,那是蓬荜生辉,欢迎之至!”

    魏老大笑,欣喜欢迎众炼器界的老友前来,邀众人一起到茶室坐。

    众老者各自落座。

    那些年轻炼器大师们,则恭敬的站在一旁,恭听众炼器宗师们谈话交流。

    苏尘不由惊奇的朝众炼器宗师们打量了一眼。听到魏老尊称其中一位老者为“殷兄”的时候,他的眉头跳了一下。

    东海炼器界,姓殷的并不多,只有那个殷氏世家了。这位殷老者也带了一名晚辈,却是一名年轻的绿衣女子,前来切磋交流。

    众老者们看到已经有一名年青修士在茶室内,向魏老讨教炼器术,还以为苏尘是魏老新收的炼器弟子。

    “魏老,这位小友莫非是你的弟子?你以前可是不收徒啊!”

    几名老者笑道。

    他们知道魏老并非世家出身,独自专研炼器术数百年,也没有子嗣。但如果收下一名年青金丹修士当徒弟,一身所学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魏老不由抚须大笑,连连摆手道:“老夫若是有幸得如此佳徒,那可是后半生享福了。这位苏小友已经是金丹中期,乃是新晋的炼器宗师,今日来是和老夫聊炼制之术。”

    “什么,金丹中期?”

    “炼器宗师?”

    众炼器宗师们大讶,仔细打量苏尘一番,这才猛然察觉到他的雄厚修为,不由大为吃惊了一番。

    或许是因为苏尘常年自动修炼《龟息诀》的原因,他的气息变得显得极其内敛,会不由自主的自动封闭外泄的气息,不足十分之一。

    若是他不外放气息的话,旁人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一名筑基初期修士的炼器弟子坐在那里。

    没想到苏尘一身金丹中期的修为,甚至比他们中间不少炼器宗师的修为还更为深厚。

    修为越高,雄厚的法力和强大的神识,对炼器术的提升帮助自然也是越大。

    所以,绝大多数的炼器宗师,都是在踏上金丹期境界之后,才顺利的突破到炼器宗师的境界。如果能踏上元婴境界,更是能在炼器术上轻松再上一个台阶。

    那十多名年轻的晚辈们更是震惊,看苏尘年龄和他们差不多,原本还以为是魏老的学徒。没想却早已经是新晋的炼器宗师,还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

    这让他们心头不由羡慕无比,望向苏尘的目光也多了几份敬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