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万年乾坤歌 > 四百六十九、杀死了自己

四百六十九、杀死了自己

        “民女见过殿下,给殿下请安。”周梦无视虎头的情绪,依然平静而恭敬的给虎头施礼。

        “你!你!”虎头更加凌乱了,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句不成言,最终将所有的委屈化为三个字“为什么?”

        虎头委屈的样子,好像刚刚下跪的人是他,而逼着他下跪的人是周梦。

        “为什么”,周梦也想知道什么,原本自由自在的她,至少在心灵上是自由的她,为什么沦落到现在木偶的模样,刚刚她说着做着让她最为恶心的事,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怕死吗?

        周梦曾经自问过许多次,做为死过一次的人,虽然她想活着,但也并非有那么怕死,至少不会放弃自由,心灵的自由。

        但是就在刚才,她放弃了,从内到外彻彻底底的放弃了自己,像一个没了灵魂的木偶。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样做!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像什么!”虎头见周梦的神情一直漠然,再一次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周梦神思也被虎头的质问从那些飘渺茫然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被虎头的真挚所感动,在这个宫中,也许只有虎头还保留着那份真诚。

        然而周梦不能感动,她漠然的看着虎头反问道:“像什么,狗?奴才?”

        “你还知道狗和奴才!你既然跪了,既然跪了!”虎头突然间愤怒了起来。

        “在皇上面前,谁又不是奴才!”周梦漠然的说道。

        “可是你跪的是小今,不是父皇!为什么要跪,为什么要跪!”周梦的话让虎头无从反驳,所以他愣了下,又回到了最让他受刺激的话话题上来。

        “为什么我不能跪?这些年来,跪白小爵爷的人少?不用想,殿下也知道跪在她脚下的别说黑发,就是皓首也从来不缺的,为什么我不能跪?”

        周梦说道,同时也在说服自己,她只不过是这芸芸众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员,这时间沧海中最为渺小的一粟,多少英雄豪杰,才子佳人都匍匐在皇权之下,为什么她不能!

        “因为是你!因为是你!你怎么可以跪!”虎头激动的说道。

        “因为是我,所以不能跪?我这个人自尊心太强,内心总有些小骄傲,这本没什么不好,对以一个王子、公主来讲,还是一个好品格。”

        周梦说到这里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可是我并不是什么王子、公主,在你们这些王子公主的眼中,我只不过是一个奴才,自尊、骄傲这些只会给我带来灾难。”

        “不,不是这样的!你是我喜欢的人,你知道你可以不用这样的!”虎头说道,在激动之余将他对周梦一直以来未曾宣诸出口的情素脱口而出。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真挚都会得到回应或者是善待。

        “民女不知道!民女只知道殿下只是皇上众多皇子中的一员,在这皇宫中能决定周梦命运的有许多人,但也只有一人,很遗憾殿下不是。等殿下有资格决定周梦命运的时候,周梦定当对殿下言听计从。”

        周梦冰凉的声音如同寒冬的冰水,让虎头从外到里,透心凉!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是一个人,一个率真无所畏惧的人,不是木偶,你怎能将自己比成将来的战利品!”

        虎头悲伤而愤怒,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周梦会变成这样。

        “殿下说民女是什么,民女便是什么。”周梦低垂着眼睑说道。

        虎头见曾经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个恭顺的奴才模样,他的神情变得茫然无措,渐渐的也变得落寞、痛苦、绝望。

        虎头曾经想这无数次美好的告白情景,可是唯独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曾想过会遭到周梦的拒绝,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拒绝方式。

        不是因为他丑,不是因为他不够富,不是因为他不够贵,更不是因为她不喜欢他,只是因为他不够资格,不够决定她命运的资格。

        这个认知极大的冲击了虎头以往的认知,而他也因此感到痛苦和绝望。

        虎头的痛苦不是因为周梦不爱他,甚至不是因为周梦变得和以前不一样,而是因为他原本以为两个人在一起是一件两情相悦的事情,再不济也是门当户对或是利益相关。

        而此时的周梦却是冷静清楚的告诉他,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至少在这个皇宫内,运行的规则不是这样的。

        两个人能不能在一起,更重要的取决于一方有没有能力把对方作为资源进行分配或是占有。

        这个认知对虎头来讲,太过残酷,他原地转了几圈,方才稍稍平稳了下自己的情绪,脸上原本存留的那一丝纯真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安静,那种随时可以爆发的安静。

        “那你等着,本宫希望到那一天,你还记得曾经的你,记得本宫喜欢什么样子的你!”

        虎头说完便转身离去。

        规则即是如此,他只有接受!

        待虎头走远,周梦才费力的抬起自己的眼眸,看了一眼虎头的背影,而后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默默的转身步履坚定的向永寿宫的方向走去。

        默儿,见周梦自始至终,始终表现出不可思义的冷静,自己也因周梦的超出她想象的冷静躲过了一劫,心中宽慰的同时,又不免在心中怀疑现在的周梦是否与先前在桥边的周梦是同一样,这变得也太快了。

        默儿这样想着,并没有注意到周梦在回到永寿宫那个暂时属于她们的偏殿的时候,步伐明显快了一些,自己在不知觉之间已经被周梦落下了一大截。

        “姑娘,默儿帮您梳洗下。”默儿快步的向前走了几步说道,在御书房磕了一百个头,不管周梦表现的如何冷静,但那形象总是有些不堪的。

        “不用了,我有些累,想一个人休息会。”周梦一边说一边快速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那默儿服侍姑娘漱洗了再休息吧。”默儿边说边追上周梦,不知道出于对周梦的同情还是好感,或是感同身受,默儿对周梦的态度亲近了几分。

        “都说不用了。”周梦说道,可是浓浓的鼻音终是出卖了她。

        默儿追上周梦的时候,见周梦早已泪雨滂沱。

        默儿愣了下,接着默默的将周梦扶到案几边坐下。

        等默儿将水打来,见周梦的眼泪还是在肆无忌惮的向下坠落。

        “姑娘不必伤心,过段时间您再想起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默儿劝慰到。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知不知道,就在刚刚,我杀死了我自己,亲手杀死了自己!”

        周梦捂着胸口伏在案几上痛哭到,她真的很心痛,不是心痛刚刚受到的委屈,那是心痛刚刚随着那一跪而死去的自己。

        周梦从未觉得自己像现在这样无能,她曾经以为自己很聪明,总以为自己可以妥善的处理自己的生活,可是到头来,却将一切都弄得一团糟。

        默儿看着哭的不能自己的周梦,想着周梦刚才的话,有些似懂非懂,甚至觉得周梦有些矫情。

        不就是受了点委屈吗,这样的委屈她默儿不知道受了多少,什么杀死自己不杀死自己的,活着吃得饱穿得暖才是王道。

        正当默儿在考虑是放任周梦继续哭下去,还是继续劝慰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

        默儿应了一声,便急急的向室外走去,只见周皇后的婢女花碧笑盈盈的站在门外。

        “默儿妹妹,周姑娘可在,皇后娘娘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