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乱入之王 > 第七十九章 圆湖镇

第七十九章 圆湖镇

        “哇,还有这么远啊?”

        骑在不怎么漂亮的矮种马上,薛琼双手持着地图,一边按图索骥,一边出了点毫无意义的吐槽。

        而另一匹马上,坎基洛却是皱了皱眉头。

        就连他这种粗线条的人,都觉得一切有些反常。

        薛琼这个家伙,就算市长都不能真正招安他,怎么会为了钱接下“保护大人物的私生女”这种长期、麻烦、保姆一样的活儿?

        那就是为了色?更不可能了,且不论在坎基洛的眼里,别说好色了,这个家伙就是个夜晚从不出门的好好市民,先前他还推测薛琼是因为养了个女人才这么需要钱的呢,怎么可能还特意去别的地方沾花惹草?

        而且说起来,这个任务本身也很诡异。

        他们之所以不得不选用马匹来作为交通工具,就是因为他们要去的地方,竟然是在新西雅图东南方几百公里的位置,而他们又对一路上城镇的产出都一无所知,这才迫使他们选择了这些不用加油、不用充电的畜生,还得时不时对照地图才不至于迷路…反过来看,既然这条路这么远这么麻烦,那雇主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闲着蛋疼地跑到新西雅图去找人??

        更诡异的是,坎基洛现,好像自从行程过了三分之一以后,他好像已经很久都没见过活人了。

        是的,两人在这一路上也经过了好几个城镇,但无一例外,这些地方都是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仿佛鬼城一般…虽然和绝大多数的愚民不同,坎基洛也知道这个世界曾经被毁灭过一次,空无一人的鬼城本就是到处都有,但这些城镇却不同——它们不够“旧”。

        各种东西被弃置的时间绝对不过两年,而手上的地图也标注着这些城镇的名字,这就代表着在这地图的绘制时间——至少在一年前,这些城镇作为人类聚居区,还是有着一定存在感的。

        不仅如此,他还现了许多类似于做到一半后被风干的晚餐、饿死后被老鼠啃成了白骨的家畜、一个主要由刚刚野化的腊肠和斗牛犬组成的“狼”群等等,各种各样,人类的生活被打断,突然消失的痕迹。

        而除了那些家畜的白骨之外,他甚至连一具人类的骨骸都没有现!并且这些鬼城中所有稍微值钱的财物,也都痕迹明显地被搜刮一空!!

        最后,在坎基洛第一次跟薛琼谈起这件事情时,这家伙的回应也很让人捉摸不透。他清楚地记得,薛琼除了皱皱眉头,顺着他说了一句“嗯…是有点诡异啊。”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表示了。

        不过,其实他这两天也经常显出苦恼的样子…估计是自己也想不通,所以不想说?

        想到这里,坎基洛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而薛琼这边…他倒不是完全没有头绪,但其实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毒岛冴子干不出这种屠城的事情。所以他基本可以确定,这次吕子乔安排他去见的就是小韵…然而就算是小韵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啊?

        如果是要吸血,那最多不过就是把猎物吸成人干,如果是因为英灵之躯,需要摄取灵魂补充魔力,那也不需要将肉体都吃掉啊…

        难道这其实跟小韵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只是吕子乔弄了个新的boss给他打?

        当然,这些疑惑都是不能说的。

        就这样,两人在尴尬的气氛里,在荒芜的北美大平原中跋涉了一个多星期,才终于接近了雇主在地图上标注的地点。

        出乎意料的是,在穿过几座空无一人的“鬼城”之后,两人面前,这座不到千人的小镇却出乎意料的安稳繁荣…

        甚至繁荣得都有些不正常。

        牵着马路过集市,可以看到这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满足而自信的微笑,正在互相感染着周边的每一个人。

        镇民们的素质虽然不至于高到路不拾遗,但至少比新西雅图的那群暴-民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没有饿殍,没有乞丐,连莫西干头小混混都没有几个。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市民们身上的衣服风格各异,虽然不一定干净整洁,但至少不至于破旧如同抹布,而且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还都戴着一件以上的金银饰…在这片废土之上,这已经算是十分土豪了。

        眼尖的坎基洛,注意到某个冷清的摊位上正在出售一件镂空雕花的金项链,而那个图案,他在两天前也见过——在某座鬼城最大的宅院门口。

        他在摊前蹲下,假装感兴趣地询问了一下价格,又装作不经意问道:“这好像是新货色啊,哪里搞到的?”

        不能说出乎意料,摊主在坎基洛问出这句之后,脸上真挚的笑容就突然消失,换成了警惕的假笑,却是反问道:“客人是外地刚来的吧?”

        执着于刨根问底的坎基洛刚刚掏出几枚金币,想用钱撬开这货的嘴,薛琼却已经凑了过来,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们受马歇尔镇长的邀约请而来,担任弗洛小姐的护卫。”

        两人能明显注意到摊主的神色在一秒钟内变换了几遍:惊讶,嘲弄,怜悯,最后又是谄媚和热情,“诶呀,原来是镇长先生的客人呀?”

        但他并没有回答坎基洛先前的问题,而是双眼在两人身上扫了两遍,并且毫不客气地收下了金币,同时说道:“啧啧,真是很棒的年轻人嘛,这么精壮,也不怪乎会被镇长大人看重…”

        薛琼和坎基洛对视了一眼。

        这位弗洛小姐,难道是非常地喜欢精壮小伙,以致于喜欢到了全镇人尽皆知的程度?!

        而看这位摊主的样子,好像也问不出什么了。

        两人极有默契地分道扬镳,各自去收集情报…几个小时后,他们在一片平静浑圆有如镜子般的湖水边,再次会面。

        坎基洛站在湖边,负手而立,“这湖倒是挺大的,但怎么才这么点人?”

        在这核战后一片荒凉的废土,干净、稳定的水源就意味着生命线。

        而这座从数十公里外的雪山源而来,直径至少五公里,在夜色下还能看见有点点渔灯星罗棋布的内6湖,不说支持着附近的城镇展到新西雅图那么大,但只养活着区区的七八百人,还是有些暴遣天物的感觉。

        “毕竟这里也只有一个湖了。”薛琼一语道破了关键。

        这座被直接用“圆湖镇”命名的小镇,除了提供着充足的食物和水源的大湖之外,并没有任何从上一个时代遗留下的工业设施,这也使得这里的居民虽然衣食无忧,但整体的生活水平,最多也就是达到了中世纪的上限。

        特别是在这两个“非原住民”的眼里,这座湖的形状,实在是有些圆得过分,根本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很容易就能想到这其实就是个大当量*的弹坑,虽然*留下的辐射物质比较少,但周围还是当然地被彻彻底底夷平过一遍,剩不下什么东西。

        至于镇民们身上的那些金银财宝?在打听之后,两人也现原因出乎意料的简单…他们只是单纯地去周围几座鬼城捡过几次垃圾而已。至于那些城市为什么一个人都没剩下,镇民们也是众说纷纭,各种奇奇怪怪的解释都冒出来了,就是没有一个可信的。

        除此之外,当提到“弗洛小姐”这个名字时,镇民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换上了一种“你懂得”的表情,嬉笑两声后就想打哈哈转移话题…

        而在追问之下,也只能得知她住在湖边的大宅里而已…

        还好,不耐烦的薛琼决定采取简单粗暴点的做法,在某条陋巷中,用黑光病毒吸收了好几个人,读取了他们的部分记忆,才终于看到了一些断成几片的信息:

        “弗洛小姐是在七个月前和镇长先生相认,搬到这里的。”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招募一些女仆和护卫,不过这些年轻男女只会在宅子里待几个星期,然后就会被辞退,同时得到一大笔钱。”

        “那个样子简直不像是活人啊,隔壁的杰瑞回来后瘦了好几十斤,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绝对是被榨干了吧?!”

        将这些只言片语告诉坎基洛,同时用“官方的特殊询问手段”稍稍解释,薛琼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位弗洛小姐,好像还有位同母异父的姐姐,在稍微晚一点的时候也搬过来住在了一起…她的风评倒是好了很多。”

        “她叫阿尔托莉雅,经常很热心地帮人做事,简直就像雷锋一样啊。”

        注意到薛琼说到这里时,嘴角稍微翘了翘,坎基洛道:“怎么,这个人才是你来这里的目的?”

        “你就当是吧。”薛琼不置可否,“只是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薛琼指了指远处的那座石造建筑,“当然是去工作的地方报到了。”

        “喂,这么奇怪的地方,你确定??”

        “不然你以为呢?”薛琼直接迈步开走了。

        “痴线啊!?”坎基洛竖了根中指,但还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