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漫修仙实录 > 第七十六章 美共

第七十六章 美共

    艾瑞克·克尔芒戈沐浴着民众热切的目光,聆听着那激昂的鼓点,默默攥紧了手中的长矛。

    他那跳跃不休的心脏,从未如此亢奋,几乎要从胸膛中炸裂出来一般。

    太久了,他忍耐了太久了。

    在他还是个懵懂稚童的时候,生父莫名其妙死在家中,根据警方的现场报告判断,他的父亲应该是卷入了一桩毒-品交易,为自己惹上杀身之祸。

    知晓自己父亲不是坏人的艾瑞克自然不远接受这种解释,但又有谁会听从一个黑人小孩的意见呢?

    警方给出报告,案件审理完毕,作出最终判决,可怜他那被亲生兄长谋杀的父亲,竟然像死狗一般,装进裹尸袋中,在死后还要蒙受“瘾君子”的污名。

    更可怜的,还有他的母亲,那个被奥克兰腐朽司法系统诬陷、不幸遭遇牢狱之灾的无辜女性,哪怕在临死前,也只是得知了自己丈夫的死讯,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没见上一眼,就被绑上了电椅,在烟雾缭绕中匆匆结束了一生。

    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艾瑞克从此流落街头,抱着那本他父亲留给他的瓦坎达资料文本,在饥寒交迫中艰难求生,努力锻炼着自己,最终作为一名战士,被中情局招募,培训为特工。

    特工的生涯,是肮脏的,欺瞒,诈骗,暗杀,屠戮,身为特工的艾瑞克·克尔芒戈一边麻木不仁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一边借助中情局的情报网络,试图找出“瓦坎达”的具体位置。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跟他讲过瓦坎达的一切,那是一片充满希望与光明的家园,是一片黑人同胞不会遭受歧视的土地,是他的血脉根源。

    然而,瓦坎达给他带来的只有痛苦的回忆。

    艾瑞克·克尔芒戈一度以为,早在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就已经死去,现在还活着的,只是一具傀儡而已。

    但,当他的双脚浸没在石质平台的池水中,当他的耳畔响起雷霆一般的非洲战鼓,当他的对面站着的,是那个迫害了他大半辈子的仇敌的时候,他活了过来。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看清楚未来的道路。

    复仇,复仇,复仇,向这个该死的、和他流淌着同样血脉的年老男人,发起复仇。

    不止如此,应该是瓦坎达王者的艾瑞克·克尔芒戈,还应该借助整个王国的力量,对外界发起侵略扩张,将周边地区那些被瓦坎达遗弃鄙夷的黑人同胞,纳入国民范围之内。

    艾瑞克·克尔芒戈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面前的特查卡国王,沉声说道:“我不恨你。”

    “...什么?”

    特查卡国王一脸惊愕,他原以为艾瑞克将他恨进了骨子里,恨不得将他格杀当场,挫骨扬灰。

    说实话,当年的事情,也确实是特查卡国王自己做错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在这场荣誉格斗中赎罪的准备,却不想艾瑞克竟然会说出不恨他的话语。

    同样惊愕的,还有那位作为裁判的瓦坎达长老,祖瑞。

    当初,特查卡错手杀死亲弟的时候,祖瑞也在场,那一段刻骨铭心的黑历史就像幽灵一般附在他的心头,每每想起,就让祖瑞痛彻心扉,后悔不已。

    祖瑞也欠艾瑞克一条命,但是艾瑞克那激进的政治态度,让祖瑞极为担心,一旦艾瑞克登上王座,他肯定会将整个瓦坎达拖入战争漩涡。

    这样的场景,是祖瑞不想看到的,他不得不收起对艾瑞克的歉意,先履行大祭司那保卫国家的职责。

    面对惊愕不已的两个仇敌,艾瑞克反倒洒脱一笑,他从小深受黑豹党理论影响,饱读太祖语录,在此时此地,沐浴着千百万瓦坎达同胞的视线,朗声道:“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

    艾瑞克所念诵的,是字正腔圆的华国语言,而借助先进的实时翻译装置,瓦坎达民众能够轻而易举听懂他所说的话。

    只不过,在这么一个非洲文明古国的国王竞选大赛上,你念这么一句华国诗?是什么个意思呢?

    他们却是不知,艾瑞克不仅仅是一名中情局特工,还是隐藏得极深的美共分子。

    在漫长的流浪过程中,艾瑞克亲眼见证了整个美利坚社会的种族歧视,不仅仅是黑人,还有亚裔、墨西哥裔,所有有色人种都在受着美利坚主流社会的歧视。

    哪怕在政治正确喧嚣尘上的今天,艾瑞克也清晰地认知到,美利坚主流社会对黑人的种种优待,完全是抱着毁灭黑人种族自尊心所作出的阴险策略。

    欲要使其灭亡,先要使其疯狂;

    在艾瑞克眼中,政治正确,不是种族歧视的矫枉过正,其本质依旧是另一个层面的种族歧视。

    他有责任戳破这个阴谋,他有责任彻底消除种族之间的歧视敌视,让所有有色人种,都能清晰客观地认识自身特点,增进彼此理解,最终达成种族之间的和谐共处。

    在黑豹党消亡之后,接受了黑豹党思想遗产的艾瑞克,暗中加入了美利坚共党,不仅说的一口好华国语言,还在马列毛哲等深刻思想上,有着独到的见解。

    这些思想浇灌了他,让他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革命斗士,并且学会用粗浅愚钝的外表,来掩盖自己——果然,无论是特查卡国王还是长老祖瑞,乃至所有瓦坎达民众,都被他欺骗了。

    面对质疑,艾瑞克朗声笑道:“惜英法联盟,颓废衰退;北方毛熊,行将就木。

    一代天骄,华国白兔,只识挽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说道“还看今朝”一句,艾瑞克用短剑剑尖指了指自己,脸上一片傲然之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真理面前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彻底的唯物主义是无所畏惧的。”

    一脸懵逼的特查卡国王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却听艾瑞克续而说道:“特查卡,你已经如同西山落日,你所奉行的理念,在二十一世纪的潮流面前不堪一击。

    我会取代你,革除你的思想余毒,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

    最终,我会让所有非洲人民就此站起来,并彻底各处世界上所有种族之间的相互歧视!

    这,就是我艾瑞克的革命斗争指导思想。”

    听了这么一席话的特查卡国王,双目圆睁,讷讷无言,像是在说“我看你分明是在难为我黑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