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星临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称帝(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称帝(下)

    洛京城已得,就意味着传承将近三百年的大齐皇朝正式落幕,自今日起,这座古都便换了主人。

    大军入城后,随行的楚军文武群臣当然不可能闲着,接收并清点户籍人口、粮册府库,官文印绶等等,哪件事情都不轻松。齐朝虽亡,遗留下来的家底还是有些的,这都是未来新朝的根基之一,不可不谨慎处理妥当。

    赵元谨令宋武率两万羽林禁军前去接收皇城,将各处要害都清理排查完毕,确认安全之后,才和秦烽一起乘车驾进入皇宫。

    大齐营造数百年的皇宫自然非同小可,雕栏玉砌、曲榭回廊,规模恢弘巨大,细节处巧夺天工,极尽奢侈宛如天上宫阙。

    此刻主殿前的广场上禁卫如云,守备森严,数千名年轻的宫女换过新装,个个容貌昳丽,列队相迎。还有数量更多的内侍太监。

    眼见旌旗华盖逐渐临近,新君的车驾徐徐驶入,近万人齐齐下跪叩拜,黑压压一大片,山呼万岁。

    这等大场面,秦烽以前只在电视电影中见过。当然了,要么是拉一批群众演员来凑数,要么就是电脑特效制作,寥寥数个镜头一晃而过,论及画面的真实性与震撼心神的程度,远不及眼前所见。

    譬如说这些宫女的颜值,可以说个个都在七八分以上。跪在最前排的是数十位先皇的妃嫔,里面九分的绝色美女都有几位。

    虽说因为种种条件所限,古代世界的美女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多,不过作为掌控天下权柄的皇室,宫里的女子自然是全国各地挑选送来的精华,水平绝不可能差了。

    赵元谨扫视一眼,问秦烽道:“国师打算挑选何处宫室居住?至于这些女子,要不要也挑选些去服侍?”

    秦烽摇摇头:“宫中之事,陛下自行决断即可,我就不掺和了。”

    他没兴趣跟赵元谨挤在一处地方住,既然答应了让这位当皇帝,那就索性大度些,皇宫里的事情都由对方做主便是。

    反正自己现在权势财富美人都不缺,想要别的什么也不难,犯不着还要和赵元谨争什么。

    车驾在主殿大门前停下,一名指挥使出来,跪拜行礼后禀告里面一切安排妥当。

    于是楚王偕同众多文武官员一起进入大殿,就见得九龙鎏金宝座安放在大殿尽头的高台上,周围甲兵拱卫,玉阶上的铜鼎中焚烧着香料,烟雾袅袅,彰显出至高无上的皇权威严。

    赵元谨提议秦烽上去与自己同坐,被他摇头谢绝,于是令宫女抬了一张座椅过来,放在距离御座不远处,算是国师的位置了。

    眼见楚王与国师相继落座,下面的文武百官齐齐俯身叩拜见礼,自这一刻起,赵元谨便开始以开国皇帝的身份君临天下。

    “……皇上,关于前朝皇帝如何处置,臣等不敢擅专,还请皇上示下。”孙向青出言奏道。

    赵元谨略一沉吟,便道:“不杀亡国之君,这是历朝古制,寡人也不欲逾矩,就封其为齐国公,赐下府邸田宅安置,再遣宫女内侍服侍。令有司暗中监督,未经允许不得随意外出。诸卿以为如何?”

    这位小皇帝是个什么情况,楚国君臣都是心知肚明,他除了在皇帝的位置上坐了几天,别的什么都没干,杀不杀根本无关紧要。如果不是考虑到政治因素,连软禁监督都可省了。

    此事就算议定,接下来便是讨论登基事宜,这算是新朝鼎立后的头等大事,国号、年号、吉日,相应的规格礼制等都要逐一定下,丝毫马虎不得。

    按照前朝惯例,通常都是当年结束之后之后才会施行新的年号,而新皇登基,同样可选在新年初一进行。

    如今已是十一月份,距离新年已经不远,不过孙向青认为年号可以暂缓,但是新皇登基之事没必要久拖。

    毕竟如今北方还有几家诸侯,加上胡人王廷虎视眈眈。想要荡平宇内,少不了还得有几场硬仗要打。因此应该尽快登基以正名分,这样就有了号令天下的大义。

    秦烽对此同样表示认可,所谓的天命、所谓的大义名分,说白了就是实力强弱。谁的实力足够强,谁就有足够的话语权,谁就能够借着大义逼迫各路诸侯臣服听命。

    如今楚国已据有大半个天下,那几家诸侯王里面,实力最强的叶明策此刻拥兵都不到二十万,论及精锐程度、财力物力更是没法和楚国相提并论,已经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对手。

    因此赵元谨登基称帝,就意味着天命已定,这一轮的新旧交替、天下争龙已决出了最后的结果,剩下的那些诸侯豪强只是苟延残喘,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

    识相的就赶紧投诚归附,还可获封一闲散爵位,带着家人安享晚年。否则等到新朝大军一至,那就只有身死族灭的结果了。

    并州城。

    厚重的宴会桌被一脚踹翻,精致的餐盘与美食佳肴泼洒了一地,刚刚还歌舞升平的欢宴场所,此刻已被冰冷肃杀的气氛所笼罩。

    “……你说什么?洛京城已经沦陷了?”

    震怒的哈尔卜王子握紧了腰际的刀柄,难以置信地喝问道。

    “回禀王子殿下,此事是我们的人连夜飞鹰传书,确定错不了。”

    一位千夫长跪在地上说着:“楚军兵临城下时,汉人朝廷根本就没有抵抗,那小皇帝便领着百官献城投降了,所以楚王不费一刀一枪便占了洛京城。据说不日就会举行登基大典。”

    “真是混账!”

    哈尔卜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怒火,猛地拔出腰刀,雪亮的刀光闪过,旁边半人合抱的柱子应声而断,骇得在场的官员个个脸色发白、大气都不敢出。

    他是胡人大汗的幼子,按照草原传统,就是未来的汗位继承人了。并且这位王子素以勇武善战、足智多谋著称,年纪轻轻就得到了众多草原贵族首领的支持,同样是有天命气数在身的雄主。

    而且旁人所不知道的是,这位前途广大的王子殿下,已经于不久前被世界意志化身降临附体,气运根基显著增强。假以时日,就是领军逐鹿中原都不在话下。

    问题是现在南方楚国在那个异数秦烽的扶持下,进展异乎寻常地快,不等他在这边经营起足够的实力,楚国便已拿下洛京,战略上的优势已经强大到无可动摇的地步,接下来还怎么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