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海洋修士 > 第五七一章 送一份大礼

第五七一章 送一份大礼

    倍受各方关注的圣战终于结束,随着教皇一行下山回到圣城,关注这场圣战的各方势力,也知道最终的获胜者依旧是教会。甚至据传,撒旦会首领也被教皇斩杀。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参与此次圣战的狼人及血族首领,虽然都身负重伤,可性命依旧无碍。这也意味着,联军方面虽然损失不小,残存的实力依旧不容低估。

    甚至没过多久,外界便得知教会在此次圣战中,大批精英修士都战死。仅存的一些大主教,只能维持教会目前的现状。再想征讨邪恶势力,只怕有心无力。

    那怕做为获胜者的教皇,回归圣城之后不久便宣布再次闭关。根据教会内部人员透露的消息,闭关的教皇据说伤势也很严重,能否痊愈都值得怀疑。

    综合这些不断曝出的情报,关注此次圣战的各方势力,也终于确认,这场圣战的最终结果,依旧是两败俱伤。短时间,修士势力应该会回归平静。

    正当所有人觉得,或许可以趁次机会打压一下撒旦会时。撒旦会方面也很明确表示,撒旦并未死去,他依旧在指挥撒旦会的运转。谁敢打压撒旦会,都将遭到疯狂报复。

    早前有不少国家的特事机构,一直想清理撒旦会的势力。就在他们准备落井下石时,却发现撒旦会残存的势力,依旧能让他们狼狈不堪,不得不中止行动。

    以至收到消息的教会方面,也很困惑跟不解的道:“难道撒旦没死?”

    对于这样的询问,闭关的教皇最终给出答复道:“撒旦是否生还,问题已经不重要。即便撒旦已经死去,其麾下势力依旧不容小视,此事教会方面不易过多插手。”

    实际上,自从徐海宝突然出现,教皇便感受到巨大的威胁。在教皇看来,如果这次他挺不过去,留给他培养新教皇的时间也不多。这个时候,不易横生枝节。

    那些由国家掌控的特事势力,如果想清剿撒旦会的话,教会乐观其成。可教会方面,不会参与其中。此刻的教会,已然经受不起再一次打击了。

    真正令教会方面关心的,反倒是教皇亲自下达提高警惕的徐海宝。结果令教皇长松一口气的是,没等他返回圣城,徐海宝已经在就近的国家登机回国。

    收到这个消息,教皇也长松一口气道:“看来这个东方人,还是比较信守承诺啊!”

    虽然从始至终两人都没交手,可徐海宝的飞剑与圣矛对撞,已经让教皇感受到徐海宝的强大攻击力。东方有了这样的强者,对西方而言并非好事。

    值得庆幸的是,徐海宝对于征讨西方似乎没多大兴趣。况且,根据他们所收集到的消息,即便在天朝境内,徐海宝行事为人都很低调,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说的简单点,在教皇看来,徐海宝应该是个单纯为追求修为境界的修士。跟普通的修士,多少还是有些不同。越是如此,这样的修士越不能得罪啊!

    回国的飞机上,徐海宝也在回想撒旦临行前的那番话。令徐海宝意外的是,从撒旦的嘴中,依旧未能探知到有关其它修真者存在的消息。

    根据撒旦讲述的隐密,早年随父出征的他,大多时间都隐居在山村之中。那个时候他父亲,虽然有不少门徒,却并未继承他父亲修炼的修真之术。

    这跟天朝很多修炼门派的规矩一样,大多都是传子不传徒。加上末法时代,修真很难有所成就,渐渐的很多修炼世家,都从修真变成了修武世家。

    百年前那场东征之战,天朝方面参战的几名隐世修真者,无一例外全部战死沙场。至于那些人是否留下传承,撒旦也表示不太清楚。

    唯一知道的,便是出现在那种战场,几乎都是拼尽全力。不论修炼的法术是正还是邪,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禁止外族修士踏足东方境内。

    自从父亲死后,加上国内局势动荡,撒旦便找机会独自一人飘洋过海来到欧洲。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办法催毁教会,替当年战死的父亲报仇。

    结果很显然,中途他掀起过一次圣战,结果以惨败而告终。垫伏多年之后,撒旦才创建了现在这个实力强大又隐密的撒旦会。可圣战的结果,依旧以他失败而告终。

    甚至临行之时,撒旦也适时道:“道友,此具肉身烦请带回国内安葬。夺舍重生之后,只怕我很难有机会再回国内。我与教会的仇,早晚还要继续清算。

    虽然我修炼的是邪术,可我自问没伤害过本族之人。即便我招揽的手下,也全部都是洋鬼子。况且,我并未传授他们任何有关东方修真的秘术,有些规矩我至死都会守护的!”

    对于撒旦的这个请求,徐海宝也没拒绝的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此番我饶你一命,更多也是因为你是护道者之子,撒旦会也没渗透进国内。

    但有一点请你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做背叛民族的事。若是有一天,让我知道你出尔反尔,我认识你,我手中的剑却不认你。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放心!背祖弃宗这种事,我不会做的!有生之年,若是我能东山再起,或许我会回国,以道友之义同道友再会。事实上,我也很惊讶道友能有此番修为!”

    先前动用禁术将实力提升之后,撒旦发现依旧探测不到徐海宝的真正实力。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徐海宝的修为,应该比他更高。

    如此年青,能入金丹已经令人震惊。动用禁术之后,他的修为已经达到金丹中期,却依旧探测不到徐海宝的实力。由此可见,徐海宝有多么可怕跟不简单。

    事实上,精神力境界很强悍的撒旦根本不知道,想通过精神力探知徐海宝的虚实,根本不可能做到。即便早前,他有想过夺舍徐海宝的肉身。

    可一番考虑之后,撒旦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原因很简单,撒旦不敢做没太多把握的事。夺舍自己早前便预备的肉身,成功的机率更大更有把握。

    虽说修为要重新修炼,可至少安全上有保证。若是夺舍不成功,反倒被徐海宝给抹杀,那就真的冤死了。况且,剑修的精神力,一直以坚韧强大著称。

    并不知道徐海宝最擅长的是水系法术,却因为有一柄飞剑,以至撒旦误以为徐海宝是剑修。可实际上,撒旦应该庆幸打消夺舍徐海宝的念头。

    如果真夺舍徐海宝的话,进入徐海宝的识海,他便会恐惧的发现,在徐海宝的识海之内,有着他根本无法抵抗的逆天存在。抹杀他,或许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混沌珠与徐海宝绑定共存,想夺舍徐海宝,等同动了混沌珠。想过混沌珠这一关,又何其艰难呢?夺舍这种事,至少徐海宝觉得,永远都不用担心。

    等到撒旦灵魂即将散去之时,对方也送了徐海宝一份大礼。这份大礼,也是徐海宝之前一直试图寻找的东西。那就是二战时期,希特勒转移隐埋的宝藏。

    而这批宝藏,虽然被撒旦动用了很大一部分,可依旧有不少不好出手的古董宝贝,被撒旦给保留下来。知道徐海宝麾下有个打捞船队,他才送出这些礼物。

    用撒旦的话说,这是给徐海宝的安葬费。他已经舍弃的这具肉身,他希望能葬回老家的坟山。即便他老家的那座坟山,只怕很多人都不太了解。

    交谈结束,撒旦的灵魂之力很快消散。至于去了那里,徐海宝也不知晓。唯一能够确认的,便是撒旦不久之后,便会在另一个人身体中重生。

    对很多撒旦会成员而言,撒旦是神圣且神秘的。那付撒旦面具,徐海宝也替撒旦保留,将其埋在藏宝地。待撒旦夺舍成功,自会来此取回这个法宝面具。

    有了这副面具,实力只要有所恢复的撒旦,便能继续统领撒旦会。虽说此次撒旦会也损失了不少强者,可撒旦在会中依旧保留了不少精神种子。

    只要慢慢吞噬这些精神种子,他的修为跟实力也会慢慢恢复。可以说,从开启圣战那天起,或许撒旦就给自己预留好后路。教皇想彻底抹杀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看着那些保存不错的西方古董,徐海宝也觉得不虚此行。这些二战时期,从各国博物抢夺来的文物,也是欧洲各国非常珍贵的古董文物。

    有了这些古董文物,徐海宝相信欧洲各国都会欣喜若狂。相应的,徐海宝让他们交还早年被掠夺的天朝珍贵文物,相信这些国家应该不会拒绝。

    至于打官司又或者想其它办法,只怕这些欧洲国家也不敢这样做。有徐海宝在前面顶着,这些国家想拿回这些珍贵古董跟文物,就必须按照徐海宝的规矩来。

    强取豪夺的话,只会换来徐海宝的敌意。被徐海宝这样的移动人形核弹盯上,相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敢掉以轻心。走谈判程序以物兑物,或许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虽然换不来太多钱,可徐海宝相信,这份礼物上面那些大佬也会很满意。能换回那些被掠夺的珍稀文物,对天朝而言,也有很重要的意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