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通天神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武军山效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武军山效忠

    “那怎么可能?”武军山果然问道。

    “我刚见过二当家张魁了!”萧七月把扳指往桌面上几个旋转,又出现了那朵玫瑰花来——西河。

    “而刻着‘张’字的另一枚扳指在你们二当家手上。

    这事,说来也是个笑话。

    侯爷原本的意思是批示张魁潜入排帮,暗中控制排帮。

    哪想到张魁居然有二心,而且,倒向了张玉成。

    连带着崔丁山都给策*反了,这两人瞒着你跟张玉成勾结在一起想扳倒侯爷。

    这可是大逆不道之事,一旦败露,死无葬身之地。

    而排帮也将成为陪葬品。

    况且,这两人连你都监视,早就存了除掉你的心思。”萧七月说道。

    “他们敢!”武军山又是一巴掌,另一张桌子又散架了。

    “他们有什么不敢!你早中毒了!”萧七月冷笑一声。

    “我中毒了,哈哈哈,笑话。我中毒了自己怎么没感觉?”武军山大笑三声,一脸不信。

    “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你最近是不是正准备冲击玄罡中段位境界?”萧七月问道。

    “这个你都知道,武某还真是小看你了。”武军山等于承认了。

    “幸好你还没冲击,不然,就是你的死期!”萧七月一脸阴冷。

    “这话怎么说?”武军山还是不信。

    “不信!你现在就试着冲一下。”萧七月一脸肯定。

    因为,他发现,武军山中的毒跟侯爷一样的,七星海棠配‘铁血玉兰’。

    “好!”武军山其实相信了萧七月五分,当即摸出一颗灵丹吞下。

    不久,一股强大的气血冲向了全身,他肌肉上都泛出了道道鱼鳞样的斑纹来。

    卟!

    当气血攀升到极至之时,武军突然张嘴,一大口鲜血喷击到了三丈外的墙壁上,残血刺目,令人恐惧。

    “贼子!”武军山怒不可遏!

    “刚才你仅仅用了五分力气冲击中段位境界的经络,要是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全力冲击,那就不是一口鲜血了,而是直接爆体。这就是七星海棠配合‘铁血玉兰’的结果……侯爷因此……”萧七月说道。

    “侯爷也中毒啦?”武军山大惊失色。

    “你的还较轻,可以解除。”萧七月得到张莺莺给的药材后早就配好了解毒之药。

    只不过,侯爷中毒太深,没有一年半载是不可能恢复过来的。

    “武某这条命是侍卫大人给的,今后,侍卫大人有什么差遣,随时可以传信过来。”武军山不愧为一代枭雄,当即立断,好像在发誓。

    “这里有两颗药丸,一颗是解毒的,另一颗‘种毒’的。”萧七月摸出二颗药丸子,一颗白一颗黑,武军山居然毫没犹豫都吃下了。

    “不你不怕我下毒害死你?”萧七月问道。

    “反正命都是你的,早死晚死一个样。”武军山说道。

    “好,本侍卫给你种下子控制之毒,我们叫它‘生死灵丸’。只要你能实现承诺,那毒永远不会发作。

    而且,对你没有任何的伤害。

    一旦有二心,你将生不如死。

    还有,别打草惊蛇。张玉成在近期肯定有大动作。

    你随时盯着,一旦他们俩个有行动,你配合我们出手。”萧七月交待完后就离开了。

    其实,萧七月给武军山吃的只是一颗补药,哪来什么生死丸?

    当然,他在赌武军山不敢不相信。

    毕竟,七星海棠之毒就是一个前车之鉴。

    这天下的毒千千万,有些无色无味,甚至,有些要几十年后才能发作,可以说没有一个药师敢说全都能解。

    “大哥,你如此给他承诺咱们武家今后还怎么在海安混?好像咱们是他萧家奴才似的,他不就一个小小的七等侍卫吗?大哥要出手,捏死他分分钟的事。”萧七月前脚刚走,弟弟武东山就从后堂冒出头来。

    其实,萧七月早发现他了,只不过没有点破而已。

    “东山,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暂时的低头并不代表着咱们永远低头。

    我给他承诺,是要借他之手对付张玉成。

    不然,你认为武家还能在海安屹立多久?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讲的就是咱们跟他的关系。”武军山说道。

    “他能对付得了张玉成吗?根本就是在忽悠咱们。张玉成势力有多大,他一个外来的狗屁侍卫,人家半只巴掌就能解决了。”武东山被萧七月打惨了,自然一肚子的怨气。

    “东山,你有的时候就是太冲动。

    他现在是代表侯爷,虽说侯爷现在处于下风。

    但是,张西河毕竟是正统,是大楚王室认可的侯爷。

    而且,你认为一个十年前就踏进先天的强者会是一个草包吗?”武军山摇了摇头说道。

    “那又怎么样,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武东山一脸轻蔑。

    “就是张西河不行了,但是,萧七月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武军山哼道。

    “他有什么不简单,不就一个七等……”武东山刚讲出半句就给武军山打住了,道,“七等七等!你怎么不去捞个七等侍卫干干。

    人家才十六岁,而且,新秀赛至少第二名。

    杀变态狂,斩了县令的脑袋,冲击青锋营,现在居然敢挑战张玉成。

    这里哪一件事不是惊天大事?

    东山,你十六岁干过什么?

    东山,换成你,你敢干吗?”

    顿时,武东山哑口无言。

    在密舱里,萧七月拿出了那个尺长的箱子。

    伸扳指摧动气血,尔后按照侯爷给的密令号码几旋之后打开了箱子。

    包边还有一层透明薄膜状的东西包裹着,翻开后,发现里面整齐的叠着一张张万两的银票,怕不下有几十万两。

    中间一个雕刻得有一条龙的琥珀色玉石瓶子里装的就是噬天果。

    此果通红一体,外形像是一朵花苞。

    其实,所谓的噬天果就是一个花苞而已,好像卷心菜一样由一层一层的果肉组成的。

    而萧七月发现,花苞中心的花蕊已经变了颜色,焉头耷脑的,应该是花蕊的精华给抽走的缘故。

    “这个笨蛋!”萧七月好笑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