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全能游戏设计师 > 第1085章 惨烈的第一次副本开荒(二更)

第1085章 惨烈的第一次副本开荒(二更)

    组人比邹卓想象中要快得多,很快就满了。

    然后队伍的配置变成了战士、萨满祭司、法师、猎人、盗贼。

    新来的一个巨魔猎人和一个亡灵盗贼之后,队伍的配置算是齐了。邹卓一看,大家基本上都是19级、20级的样子,去打个哀嚎洞穴应该是正好。

    “ok,大家准备出发吧!”

    五个人都在十字路口附近,于是决定在哀嚎洞穴的门口集合。

    集合之后挨个给拍buff,老p还非常贴心地给邹卓加了个智力,主要是担心作为mt如果智力不够的话拉不住怪那就很尴尬了。

    毕竟小胖子的智商经常掉线,稳妥一点没毛病。

    然后大家互相端详身上的装备。

    嗯,真惨啊……

    虽然从理论上说做任务升到20级应该是全身绿装了,然而除了老p之外,其他人还都是绿装和白装混穿,最过分的是这个猎人,竟然没穿裤子,连个白装都没有,也不知道他是给脱了扔到哪里去了……

    再看看盗贼,穿的这一身倒是全绿装,挺不错,但是仔细一看,这特么裤子和鞋子都是布甲是什么鬼,还都是加智力、加精神的。

    老p的内心五味杂陈,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止止欲欲,忘了说啥。

    按理说这三个主播里面,老p是接触艾泽拉斯最晚的,结果反而是他玩的最好……

    主要是老p在《魔兽世界》开服之前就特意去做了功课,把《我叫mt》好好看了一遍,然后研究了一下里面的战斗,各种技能等等,生怕到时候自己玩不懂。

    结果老p的游戏天分比较高,玩游戏又比较喜欢钻研,上手很快。

    反倒是林雪和邹卓这两个人,犯了好多常识性的错误。

    毕竟《我叫mt》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就算当时看过,现在也早都忘了个一干二净。

    其他的两个队友装备也挺寒酸的,但是老p想了一下,现在说出来有啥用,大家装备都挺惨的,反正等级是达标了,先去打打看吧。

    五个人兜兜转转,总算是找到了哀嚎洞穴的入口。

    “简直是高度还原《我叫mt》啊!你看十字路口这个布局,再看看哀嚎这个洞口!”

    “连怪都高度还原啊。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暗夜男突然钻出来吧?”

    “哈哈哈怎么可能呢,就算有也是被我们群殴的命啊,刚开服两个多小时,暗夜精灵最多也就我们这个等级。”

    “还真有个集合石,可以拉队友的。”

    “早知道我就做一会儿任务等你们拉我了。”

    “行了行了,赶紧进本吧,这里头可是会掉蓝装的!”

    “所以……我们已经在副本里了?”

    五个人按着地图上标注的地点找到了一个洞口,然后直接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有点纳闷,怎么这里的怪感觉不厉害啊?五个人完全是横趟啊。

    也就是有几只风蛇、迅猛龙之类的东西,但都是16级左右的怪物,五个人一起上的话有人根本都没动手呢,这怪就倒了。

    然后大家转着转着,发现前方有个出口,出来一看,这特么不是甜水绿洲么?

    不知道怎么着又给转出来了……

    没办法,这个洞里面四通八达的,岔路很多,大家闷头打怪都没注意看小地图,不知道怎么的就给转回来了。

    第二次进入洞穴,颇费了点时间才找到哀嚎洞穴的真正入口。

    期间邹卓还试图把软泥怪给整个翻过来看看它的裙底到底有没有粉红色的**,结果弄了自己一手绿泥,在水里洗了好久才洗干净……

    进入副本之后所有人都惊了,这特么之前果然低估了副本的难度啊……

    进来之前都是普通怪,但进来之后都是精英怪……

    精英怪的攻击力、血量等基础数值相比于普通怪都有了显著提升,邹卓刚开始看都没看就直接往里冲,毕竟进副本之前打的怪都太弱了,大家一拥而上直接就全灭了,这给了他一种“我们很强”的错觉。

    这次直接往里冲也是大家一拥而上直接就全灭了,是邹卓这边的玩家全灭了……

    三四只精英怪围着邹卓一顿啃,林雪都还没反应过来邹卓的战士就已经躺了,其他人也没坚持多久,就只有老p鸡贼地直接一个冰环拖延时间之后撒腿就跑,出了副本总算是苟活了下来。

    其他四个人的灵魂齐刷刷地出现在墓地。

    邹卓:“这个既视感好强烈……好像《我叫mt》也是这样的……”

    林雪都气笑了:“人家15级进副本还打了好几个怪呢,我们20级进副本第一波小怪就灭了,就你这智商连哀木涕那个蠢牛都不如!”

    “没事没事,跑尸体吧。”老p远在副本里用队伍频道说着。

    跑尸,吃东西,上buff。

    所有人在通关副本之前都是先学如何团灭跑尸体的,没毛病。

    这次大家打的小心多了,一只一只地引怪,引多了老p就羊一只,打得还挺顺利。

    “感觉好像没什么难度啊。”邹卓感慨道。

    林雪黑着脸:“你等一下,先别冲锋!为了奶你我蓝都奶光了,老p赶紧给我两瓶魔法水。”

    邹卓表示这个锅坚决不背:“明明就是你奶量不够!”

    林雪怒了:“明明就是你太脆了!怪物打你的时候血量跟过山车一样!”

    邹卓:“你行你来扛!”

    林雪黑着脸:“我特么是个萨满祭司!你是个战士!就你这个血量和防御力,还特么不如猎人的宝宝呢!哎,猎人你宝宝呢?”

    林雪不说大家还都没注意,不是说好了猎人能抓宝宝么?怎么这个猎人没带宝宝?

    猎人自己也一脸懵逼:“宝宝?什么宝宝?”

    众人:“……”

    老p说道:“小胖子我刚才就想说,你拿着个双手斧扛怪能不脆么,完全就是肉身硬扛怪的攻击啊……或者你身法灵活一点,勤闪避一下也行啊。”

    邹卓非常无奈:“我也想闪啊,但是你看我这么大一只牛……”

    老p:“……好吧,那还是去哪搞个盾牌吧先……”

    这时候林雪突然看到了底下河道的那只爬过去的大乌龟:“这货……不就掉盾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