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抠神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请就地解散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请就地解散

        程煜笑了笑,把计划书合了起来,还给许子俊那边。

        “既然许总希望我给出明确意见,那我就实话实说了。”

        对面,五个人一下子都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程煜。

        “说实话,就凭你们这份计划书,我看不到你们公司的未来。”

        五个人顿时愣住了,没想到程煜这句话,根本就是在否定他们的工作。

        “你们公司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人了,按照你们的构想,人人占股,当然你们五个人要多一些。可是,你们也只有六成的股份,勉强控股,这其中还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其他人,一共拿走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样的股权构成,你让我们投资人怎么能放心投资?你们五个人的股份还干脆是一致的,到时候各持己见,一旦公司决策上出现分歧,这该怎么解决?难道让全体股东一起投票么?

        你们是一个创业公司,初期的决断必须集中,即便是错的,也必须坚持。所以,如果你们想要拿到投资,我个人的建议是,先把股权结构好好的调整一下。”

        五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的股权状况会引什么问题,程煜说的,他们也并不是特别明白。

        管路这时候也插嘴道:“在我们之前,你们的计划书应该给过其他投资公司或者投资人看过吧?”

        五人继续面面相觑,许子俊点了点头。

        “不出意料的话,那些公司或者投资人,几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给过你们吧?”

        许子俊再一次点了点头,有些机械。

        “原因就是刚才程总所说的,你们的股权结构只适合直接被投资方收购,而不适合接纳风投。而你们的计划书里,直接就列明了不接受收购,只接受投资。是以,没有人愿意跟你们继续谈下去。”

        许子俊舔了舔干渴的嘴唇,道:“那你们为什么愿意……”

        程煜摆了摆手,笑道:“因为我们的年纪差不多啊,搞投资这一行的,很少有我和管总这么年轻的。一般像我们这个年纪的,要么还在父辈的企业里做并购重组之类的案子,积累经验,要么,就还在掘自己的第一桶金,哪有钱给你们投资?”

        “如果我们坚持股权结构不做调整呢?”许子俊很大胆的说了这么一句。

        程煜笑了笑,耸耸肩膀,没说话。

        而管路,则开口道:“那我们也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们,对不起……”

        许子俊顿时呆住了,其他四个人也有些急躁,似乎没想到终于得到了一个见面的机会,却被拒绝的如此彻底。

        张了张嘴,许子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是刚才那个搞设计的男生开了口,他说:“其实,二位也是想直接收购我们公司,对么?”

        程煜哈哈大笑起来,他摆了摆手,说:“你是叫刘东强对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连收购你们公司的意愿都没有。为了你们现在二十多个连工资都没有的人,我再去费心费力的给你们搭建一整套班子,去带领你们公司走向成功,时间上的成本太高了。

        投资,我们是最专业的,但是企业经营,我们没兴趣,也没精力,而你们,连专业都做不到。我给你们几个建议,你们愿不愿意听一听?”

        五人相互对视,凑成一团小声商量起来。

        好半天之后,刘东强才说:“反正收购我们是绝不会答应的,程总如果只是为了收购做铺垫,其实没必要。我们比较好奇的是,程总凭什么认为我们连工资都没有?”

        “嗯,刚才用词不准确,准确的说,是你们不出工资。”

        五人呆了呆,刘东强又问:“凭什么您会这么说?”

        “很简单,之所以你们的股权会这么分散,就是因为你们用股权许诺,让你们所有成员可以心甘情愿的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共同创业。创业这个词,很美好啊,但业,从来都不是这么创的。

        你们没钱的时候,不应该想着把股权许诺出去,换来两个月或者三个月的展。而是宁愿把手头的项目暂停下来,好好的出去谈一笔投资。你们的起步,从一开始就错了,这样的公司,我真的一分钱都不能投,也不敢投。”

        五人沉默了下去,程煜说的一点儿都不错。

        他们这个公司,出自于他们五人的想法。

        五人当中,许子俊和刘东强家庭条件稍好,家里给了几万块的启动资金,租了套公寓就开干了。

        而其他人,则是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主要是大学期间拿到的奖学金和打工赚来的钱,加入到其中。

        可是很快,他们就现人手严重不足,哪怕五人天天加班,干上十六个小时十八个小时,也根本无济于事。

        于是,他们回到学校,找来一帮同学,以股份作为许诺,想着一旦把产品搞出来,立刻就能变现。

        每个人都是股东,也就不需要工资,否则,他们很可能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去。

        而即便如此,三个月来,他们找不到任何投资,很快就要连房租都交不上了,幸好,程煜和管路给了他们一个见面的机会。

        只是谁也没想到,坐下来谈了没多久,他们得到的答案还是拒绝。

        而且,程煜居然如此精准的判断出他们公司现在的情况。

        “我假设一下,现在,我给你们投……嗯,你们要的是三百万,能给出的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们对自己公司的估值竟然达到了一千五百万……

        好,这个我们先不提。假设,我给了你们三百万,你们打算拿这三百万干什么?二十多个股东,总要分点钱吧,没拿到投资可以找父母要钱,拿到了,是不是应该按照各自的股份,分点儿?分多少合适?

        先拿出一半,各自把手里的股份变点现?毕竟要生活么。然后呢?财务部门是不是该成立了?行政人员是不是也得有几个?推广部门呢?

        你们现在租用的民房,应该没什么空间了吧?租个办公场地,再简单装修一下。这三百万还能剩多少?

        已经接受过投资了,是不是工资也就没理由不了?工资的标准怎么定?现在吴东请一个文员,也得四五千一个月吧?你们搞技术,搞研的,总不能比这还低。三十多号人,五千八千一个月,剩下那点钱还能撑几个月?

        然后,下一轮的融资?投资人不是奶牛,不会平白给你们钱的。不是我说,就算今天我给了你们天使轮,你们连a轮都撑不到,就该解散了。”

        五人彻底傻眼了。

        程煜敲了敲桌子,说:“两条路,要么,我们现在各自离开,你们继续找下一个投资人。要么,你们做好调整股权结构的准备,接受我们的投资,但你们公司现在除了你们五个人,顶多留下两三个骨干,其他人,全部就地解散。”

        “这不可能!”许子俊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