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六零俏佳人 > 第476章 新婚礼物

第476章 新婚礼物

    刘小花在凌晨五点醒转过来,她动了下身子,又酸又乏,真想赖在床上睡到自然醒。

    但她是新进门的媳妇,万万没有等着婆婆给她做早饭吃的道理。

    盛爱国睡得迷迷糊糊的:“媳妇,你干嘛去?早着呢,我们再睡会儿。”

    这人边说边动手,势要将刘小花留在他怀里,哪儿都不让她去。

    “爱国,你快撒手,我得去做早饭。”

    刘小花拍了他几下,好说歹说才把这人给拍醒了。

    “哦,那我也起,我和你一起。”

    盛爱国的动作很快,他起得比刘小花晚,倒是比她还快。

    等李香香起床,厨房的灯已经亮了,里头有低低地说话声,她听了几耳朵,默默地转头出门去割猪草。

    盛利起得稍微晚一些,他同样是听到了厨房里的动静,转头出门去地里摘几把新鲜的蔬菜。

    刘小花特别能干,再加上有盛爱国给她打下手,小两口很快做好了早饭。

    在这期间,盛爱国还往水缸里灌满了水,他倒是想劈柴来着,让盛夏阻止了。

    盛夏不满地瞪了她哥几眼,指着院子里摞起来高高的柴垛:“哥,你的伤口没痊愈呢,家里的柴垛老高,用不着你来劈柴!”

    盛爱国赔着笑脸,“嘿嘿,妹妹,我这不是没啥事干嘛?”

    他是闲不下来,媳妇又不让他帮忙做家务,喂猪喂鸡啥的,他又不懂放多少材料。

    “你想找事儿做啊?那还不简单,你去给我嫂子打下手呀。”盛夏恨铁不成钢地压低声说道:“哥,你说你平时挺机灵的,咋这时候傻乎乎的?”

    “小花不让我插手,嫌我给她捣乱。”

    盛夏气笑了,她懒得再跟这木头哥哥说话,去了厨房跟刘小花一起忙活。

    盛爱国见没他能做的事,溜达溜达去到徐广田家里,本想着把老爷子给背回家的,让老爷子抡起拐杖揍了几下。

    盛爱国嗷嗷叫:“广田爷,你咋说打就打咧?我不是小孩子啦,让我媳妇看到要笑话我的。”

    “哼!”徐广田懒得跟这傻瓜蛋说话,“就你那破身子,我可不敢让你背。”

    “嘿嘿,那我扶着您过去?广田爷,待会儿我们去城里照全家福,您老也一起去吧?人多热闹呀。”

    盛爱国寻思着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家里的条件宽裕,干脆一起出门照相好啦。

    徐广田忙不迭地拒绝了:“不成不成!我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城里太远,拖拉机把我的老骨头给颠碎了咋整?”

    老爷子心底里是很想跟长大后的盛夏照相的,小时候有报社记者来,给他们爷俩照过相,但盛夏长大后,徐广田没跟她照过相。

    贺家人过来商量贺建军和盛夏的婚事时,他们两家人去城里照了相,那会儿徐广田就很想跟着去,觉得不能去很是遗憾。

    到了现在,徐广田想是还想,但他的身子骨真不如以前了,颠簸那么久,真把老骨头架子散架咯。

    盛爱国劝了又劝,见老爷子仍旧是很坚决地拒绝了,他的眼珠子滴溜一转,想到了他的小福星妹妹。

    嘿嘿,他劝不动没事儿。

    广田爷在他小福星妹妹跟前,一向没原则。

    盛爱国扶着徐广田到了自家门口,正好看到翘首盼望着他回家的刘小花,喜滋滋地喊了声:“媳妇!我把广田爷接家里来啦!”

    “广田爷,我给您蒸了好吃的蛋羹。”

    刘小花循声看过来,忙不迭地跑过来,和盛爱国一左一右地扶着老爷子。

    徐广田对刘小花的印象很好,听到她这么说,咧开嘴笑得很高兴,一个劲地夸他们都是好孩子。

    刘小花没少听盛爱国和盛夏说徐广田对盛家的恩情,她又是在同一个村住着,内心里是非常敬重老爷子的,她那番话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徐广田年纪大了,耳背眼模糊了,但他心没瞎,谁真情谁假意,他分得清。

    盛爱国小两口不在跟前时,徐广田没少跟盛利两口子念叨,他们给盛爱国找了个好媳妇啊。

    吃过早饭,盛爱国拽着盛夏去说悄悄话:“妹妹,待会儿我们和广田爷一起去城里照相吧?我跟广田爷说了,他非说路太颠簸,我琢磨着老爷子是怕影响到咱们。”

    盛夏想了想,提议道:“哥,要不你和嫂子去城里拍结婚时,你问问人家照相师傅,能不能把他们请到家里来?广田爷的年纪大了,老人家搭那么久的车很辛苦的。”

    盛爱国眼睛亮闪闪的:“诶,这是个好主意呀!妹妹,还是你脑子灵。成,那我跟你嫂子出门去了,你要买啥不?我给你买回来。”

    盛夏算了算时间,贺建军给她哥寄来的新婚礼物应该到了,就说:“哥,我不缺东西,你去邮局帮我看看有没有给我的信或者是包裹啥的。”

    “成。”

    盛爱国和刘小花搭来村里运送蔬菜的顺风车去了城里、

    小两口先是去领取结婚证,而后高高兴兴地在城里逛逛逛,买买买,最后他们才去邮局拿了信和包裹。

    刘小花看了眼寄信的地址,“爱国,这是贺建军寄来的包裹吧?”

    盛爱国乐呵呵地拎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和刘小花一道去等回村的班车:“是咯,等回去看看,贺建军那小子给我们寄了啥过来。”

    在等车的过程中,刘小花问道:“爱国,我要是去随军的话,需要带些啥东西过去嘛?要是东西太多的话,咱们寄过去咋样?”

    盛爱国认真地想了想:“那边的东西是比较齐全的,不用特别带什么东西。我们就带两床厚实的棉被过去,衣服什么的就差不多了。”

    刘小花是不相信的:“啊?光带这些东西够用吗?你快给我仔细想想,能带就带过去,省得掏钱买。”

    盛爱国被她磨得没办法,只好跟她说了西南边界的生活状况,说的他嘴巴都干了。

    等回到家里,盛爱国拿了盛夏的信给她,而后把包裹打开。

    包裹得密密实实的是顶级品质的灵芝,盛爱国乐得笑眯了眼:“哟呵,这么一大朵灵芝!贺建军那小子下了血本啊!”

    刘小花和盛利两口子俱是凑过来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灵芝的珍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