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云疏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林楚狂抬起头,看了看林云蘅,又看了看满满是眼馋的萧疏,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了。然后,低头,便开始狂吃。

    现在还不是他的妹夫呢!妹妹还是留着给他照顾的比较好吧。

    萧疏看着自己极为喜欢的一道菜,就这么的,被林楚狂给吃了下去,然后,又看到林楚狂继续夹了那道菜,心里面犹如晴天霹雳。

    林楚狂挑衅的看了看萧疏,然后,继续慢条斯理的咀嚼了起来。

    萧疏:……

    心情复杂。

    未来的大舅子,欺负人,也不带这样子欺负的吧?

    萧疏委屈的看着林云蘅,林云蘅被他的这个目光看的感觉挺渗人的,便随手夹了离萧疏比较近的菜给了他。

    萧疏看着这道菜,心里面是拒绝的。

    因为这道菜,是他最不喜欢吃的一道菜了。

    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待他?

    林楚狂目光深沉的看着萧疏碗里面菜。

    那个是他喜欢吃的菜,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林楚狂对着萧疏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又继续夹起了刚刚看萧疏似乎很喜欢吃的那道菜。

    哼!

    敢吃他最喜欢的菜?

    以后走着瞧!

    就这么的,萧疏莫名地因为林云蘅调皮捣蛋的原因,受到了未来的大舅子的敌视。

    膝盖上就这么的中了一箭的萧疏,被林楚狂瞪的莫名其妙的。有些委屈,却又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地扒饭吃菜。

    看着萧疏就这么吃着他喜欢的菜,林楚狂更加的不爽了。

    有必要这么看了自己一下,再吃菜的么?这是在挑衅自己是不是?

    萧家小子,你给我等着!

    以后在试炼场上,有你好看的,到时候看我怎么好好的操练你吧!

    同时,萧疏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的同时,莫名其妙的在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有人在暗地里算计着他?

    林楚狂抬起头,看了看林云蘅,又看了看满满是眼馋的萧疏,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了。然后,低头,便开始狂吃。

    现在还不是他的妹夫呢!妹妹还是留着给他照顾的比较好吧。

    萧疏看着自己极为喜欢的一道菜,就这么的,被林楚狂给吃了下去,然后,又看到林楚狂继续夹了那道菜,心里面犹如晴天霹雳。

    林楚狂挑衅的看了看萧疏,然后,继续慢条斯理的咀嚼了起来。

    萧疏:……

    心情复杂。

    未来的大舅子,欺负人,也不带这样子欺负的吧?

    萧疏委屈的看着林云蘅,林云蘅被他的这个目光看的感觉挺渗人的,便随手夹了离萧疏比较近的菜给了他。

    萧疏看着这道菜,心里面是拒绝的。

    因为这道菜,是他最不喜欢吃的一道菜了。

    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待他?

    林楚狂目光深沉的看着萧疏碗里面菜。

    那个是他喜欢吃的菜,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林楚狂对着萧疏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又继续夹起了刚刚看萧疏似乎很喜欢吃的那道菜。

    哼!

    敢吃他最喜欢的菜?

    以后走着瞧!

    就这么的,萧疏莫名地因为林云蘅调皮捣蛋的原因,受到了未来的大舅子的敌视。

    膝盖上就这么的中了一箭的萧疏,被林楚狂瞪的莫名其妙的。有些委屈,却又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默默地扒饭吃菜。

    看着萧疏就这么吃着他喜欢的菜,林楚狂更加的不爽了。

    有必要这么看了自己一下,再吃菜的么?这是在挑衅自己是不是?

    萧家小子,你给我等着!

    以后在试炼场上,有你好看的,到时候看我怎么好好的操练你吧!

    同时,萧疏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的同时,莫名其妙的在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有人在暗地里算计着他?

    林远山看着萧疏在那儿碘着脸一直朝着林云蘅笑着,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就仿佛心里面有一个念头一直在活跃着、叫嚣着,要自己过去,对那个叫萧疏的年轻人好好的教育一番不可。

    不过,虽然心理活动是这个样子的,林远山还是很好的注意到了此时的场合,实在是不太适合他就这么大剌剌的过去,今天理应是萧疏的主会场,他也不适合就这么跑过去,将人家训斥一番。

    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在里面,那就是,萧疏现在,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林远山要是就这么的把萧疏叫了过去,然后训斥一番,那场面,有意思的紧。

    思前想后,林远山决定,还是将这个念头就这么的压下来比较合适吧,等下次萧疏这死小子不死心,还想跑到他林家来去讨好云蘅的欢心的时候,到时候看自己要怎么修理他!

    这样想着,林远山的心情,顿时是顺畅了许多,于是,即使是看着萧清浅,也没有那么的不爽了。

    嗯,反正是要被自己揍的,就是有没有在萧清浅的面前展示出来罢了。

    看这个样子,还是不要让萧清浅知道的比较合适。

    不然,他又要想着找自己拼命了。

    这样子想着,林远山的心情,更加的好了,好到他的眼睛,都有些眯着了。

    这一点,倒是林云蘅和林远山很像,一想事情到自己高兴的地方,就会眯着眼睛,透露出主人此时心情的愉悦出来。

    自然,林远山这个表情代表的动作,贺凝霜知道是什么意思,贺青衫也是知道什么意思的。

    自然,大概也能猜出来,他这个样子,大概是想到了怎么惩治那个对他家宝贝闺女有着觊觎之心的萧疏了吧!

    诶……

    换了个人的话,估计就在琢磨着,想着该怎么给自己家的闺女儿找个青年才俊,两个人合籍,成为双修道侣,而这萧家,却是巴不得来个上门女婿才好,巴不得要养着林云蘅一辈子才好。

    这差别,就是天壤之别了。

    什么?

    你要问他贺家怎么想贺凝霜?

    当然是找个上门的姑爷啊!

    他家凝霜这么的宝贝,怎么能就这么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子给拐走了呢?

    绝对不能忍!

    什么?你说这是他舍不得自己的闺女儿?

    怎么可能呢这是!他贺青衫怎么可能舍不得自己的闺女呢!雏鹰长大了,总是要起飞的是不是?他这样,完完全全是因为怕贺齐那个小家伙,舍不得凝霜丫头呢!

    他才没有舍不得凝霜呢!才没有!不可能!

    这样子想着,贺青衫的心情也是变得愉悦了,他看了看林远山,再看了看萧清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好。

    只是,他这么点头了,留下了林远山和萧清浅面面相觑。

    贺青衫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想要干什么?

    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些世家的家主,暂时的没有说话。

    毕竟,他们也是知道的,今天,特地为了收萧疏这个养子而弄出来的宴席,真正的主人公,其实就是萧家和林家,而贺家,与林家交好,家族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林远山看着萧疏在那儿碘着脸一直朝着林云蘅笑着,越看越觉得不顺眼,就仿佛心里面有一个念头一直在活跃着、叫嚣着,要自己过去,对那个叫萧疏的年轻人好好的教育一番不可。

    不过,虽然心理活动是这个样子的,林远山还是很好的注意到了此时的场合,实在是不太适合他就这么大剌剌的过去,今天理应是萧疏的主会场,他也不适合就这么跑过去,将人家训斥一番。

    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在里面,那就是,萧疏现在,完全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林远山要是就这么的把萧疏叫了过去,然后训斥一番,那场面,有意思的紧。

    思前想后,林远山决定,还是将这个念头就这么的压下来比较合适吧,等下次萧疏这死小子不死心,还想跑到他林家来去讨好云蘅的欢心的时候,到时候看自己要怎么修理他!

    这样想着,林远山的心情,顿时是顺畅了许多,于是,即使是看着萧清浅,也没有那么的不爽了。

    嗯,反正是要被自己揍的,就是有没有在萧清浅的面前展示出来罢了。

    看这个样子,还是不要让萧清浅知道的比较合适。

    不然,他又要想着找自己拼命了。

    这样子想着,林远山的心情,更加的好了,好到他的眼睛,都有些眯着了。

    这一点,倒是林云蘅和林远山很像,一想事情到自己高兴的地方,就会眯着眼睛,透露出主人此时心情的愉悦出来。

    自然,林远山这个表情代表的动作,贺凝霜知道是什么意思,贺青衫也是知道什么意思的。

    自然,大概也能猜出来,他这个样子,大概是想到了怎么惩治那个对他家宝贝闺女有着觊觎之心的萧疏了吧!

    诶……

    换了个人的话,估计就在琢磨着,想着该怎么给自己家的闺女儿找个青年才俊,两个人合籍,成为双修道侣,而这萧家,却是巴不得来个上门女婿才好,巴不得要养着林云蘅一辈子才好。

    这差别,就是天壤之别了。

    什么?

    你要问他贺家怎么想贺凝霜?

    当然是找个上门的姑爷啊!

    他家凝霜这么的宝贝,怎么能就这么被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子给拐走了呢?

    绝对不能忍!

    什么?你说这是他舍不得自己的闺女儿?

    怎么可能呢这是!他贺青衫怎么可能舍不得自己的闺女呢!雏鹰长大了,总是要起飞的是不是?他这样,完完全全是因为怕贺齐那个小家伙,舍不得凝霜丫头呢!

    他才没有舍不得凝霜呢!才没有!不可能!

    这样子想着,贺青衫的心情也是变得愉悦了,他看了看林远山,再看了看萧清浅,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好。

    只是,他这么点头了,留下了林远山和萧清浅面面相觑。

    贺青衫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想要干什么?

    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些世家的家主,暂时的没有说话。

    毕竟,他们也是知道的,今天,特地为了收萧疏这个养子而弄出来的宴席,真正的主人公,其实就是萧家和林家,而贺家,与林家交好,家族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