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桑梓归 > 第一百章 今夜月明人尽望(四十三)

第一百章 今夜月明人尽望(四十三)

    “你就说外厨房吧,早上几十年,那会儿太夫人还没进门的辰光,府里的规矩都是父死子继的,从不另做安排,世世代代总有一子能够接班,不用为差事操心,他们是惬意了,但煎炒烹炸的本事自然而然地就丢下了,一代不如一代……饭菜一年比一年难吃,开销却是一月比一月可观,直到那会儿还是少奶奶的太夫人进门后开始掌家,才同外院的那些个管事们一点一点地将这些个霉烂规矩掰扯清楚,该改的改,该废的废……”

    这一下半天,灵璧没背成书,也没写成字儿,就听菘蓝同她念叨府里头的这些个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了。

    饶是权当听故事了,也听得灵璧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对于院子外头的天地,竟然少了几分期待,不过也几乎能够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山丹那伙子纵是同她们不对付,可归根究底,还是奔着林妈妈去的……

    不过纵使林妈妈的日子并不如她所看到的这样与世无争,但她仍然确信她有与世无争的性子。

    就连菘蓝,亦是向往清闲的日子,但偏又不会做清闲状。

    这叫灵璧觉得很有意思,心里似乎也没那么压抑了。

    只有一则,灵璧抽了抽嘴角,就觉着,菘蓝怕是高看她们了。

    入夜坐在正房里温书,都能听到外头抄手游廊上来来去去的脚步声,不用想都知道是红果同春燕。

    这两人每天都自告奋勇地要给那些个家生的烧洗澡水,这样主动,听得繁英右眼皮直跳,青萍几个也骇了一大跳,实在是饶是她们算是自己人都觉着这两个家伙不安好心……

    气得两人横眉立目的,哼唧哼唧地抱怨个不住。

    可该下手时却没有软上半分,吭哧吭哧地烧水,又挨个儿地拍门去找山丹她们:“今儿肯定出汗了吧,洗澡水给姐姐们烧得了,看是哪位姐姐先洗?”

    红果一脸的笑,对着恨不得咬上两口的人撒娇都能做到面不改色,春燕那个硬邦邦的性子,起初自是不行的,可两回下来,尝到了甜头,还有甚的不行的,这世上就没有不行的事儿。

    就算被繁英她们抢了烧水的活计,也要反抢在前头叫人。

    可她们是玩得高兴了,被她们玩了还不自知的山丹、白蜜诸人却是有苦说不出。

    按说洗澡不论怎的说都是一桩非常惬意的事儿,可一旦洗澡同冬天撞到一起,当然,泡在热气腾腾的澡桶里确实是惬意非常的,可不管是在冷风嗖嗖的屋子里脱衣裳,还是自澡桶里爬出来穿衣裳,单是用想的,都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不能怪有些人思来想去的,宁肯冬天多层“皮”,也不愿脱衣裳洗澡。

    山丹那几个起初两天看到灵璧她们还有些忐忑,连视线都不敢对到,红果春燕叫她们洗澡,跟被灵璧郁金逮了个正着那天似的,原本不觉地就想拒绝的,架不住她们三请四邀的,实在抹不过情面,只好硬着头皮过来洗澡。

    可一回两回的还则罢了,天天洗澡,尤其哪怕耍了个心眼,早早的就团在了被窝里,都能被拖下来洗澡。再加上一桶一桶的热水倒进澡桶里就不轻松了,将澡桶里的水倒掉再清洗干净就更不是甚的易哉的事儿,这些可没人给她们搭手的。

    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恨不得拿红果春燕来磨牙。

    结果春燕吭哧吭哧的憋笑,红果却还一脸的委屈:“姐姐们怎么就不想洗了呢?是我们烧的洗澡水不热吗?”

    山丹脸色铁青,不知道是连着这些天每天洗澡还是怎的,她发现她身上特别干,时时刻刻都有一种皮肤紧绷到开裂的感觉,尤其是学规矩练蹲姿的辰光,站着的辰光,只觉得浑身皮肤紧绷得叫她喘不过气儿来,可一旦屈膝半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又感觉不但小腿上一道一道的开裂,就觉着连后脊梁都在开裂。

    抽空叫小姐妹替她看,才知道不但胳膊腿上起了一层厚厚的皮屑,就连后脊梁上都能揭下一层皮来,泡在澡桶里背着手这么一搓,就能搓出一大片来。

    原本还以为搓掉了就没了,哪里晓得晚上脱衣裳睡觉的辰光看不见,早上叠被子的时候,大红攒花的褥子上就跟下了场雪似的。

    而且不单她这样,每天洗澡的小姐妹们都没好到哪里去,倒是有想过去找林妈妈告状,可刚走到正房门口,就没来由的心虚。

    澡是她们自个儿要洗的,那伙子外头来的土包子又没做手脚,怪天怪地都怪不到她们身上去。

    可就像白蜜说的那样,这口气,还真咽不下。

    可再咽不下也不能拿自己赌气:“你们外头进来的不懂规矩,咱们府里各处的柴炭都是有定例的,哪里经得起你们这样抛费……”

    红果一愣:“这我还真不知道,可这样一来,姐姐们不是就得耐着脏了么!”

    山丹额头上青筋直蹦:“大冬天的,这算甚的脏!”

    红果“哦”了一声,迷迷糊糊地去了灵璧她们屋里,却是一关上门,就捂着嘴巴笑倒在了通铺上。

    “该!叫她们作践人!”只说着撑着下巴直叹气,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这才玩了几天工夫,我还以为她们能多撑几天呢!”

    “嗯嗯!”不但春燕、枇杷两个不住地点头,饶是郁金都抿了嘴偷笑,看得繁英眼皮子直跳,灵璧却在想林妈妈的那句话:矛盾的双方在一定情况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

    骤然想起一种可能,这几天来红果同春燕闹得实不像个样子,可不但她们这伙子外头进来的旗帜鲜明的站在她们身后,就连她们屋里的郁金,同青萍她们屋里的法夏、地锦、莎草,也二话不说地站了过来,不觉地就同山丹那伙子家生的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这样明晃晃的争斗,林妈妈同菘蓝却始终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兴许,也是为了给她们上这一堂课。